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未來?]  不能忘記的...(完)

「唉…」 時光機已經製造了將近一個月,雖然朋友都認為這是個偉大的發明,可是沒有人實驗過又怎證明這個說法是對的呢?可是又沒有人願意試,所以我作了個十分愚蠢的舉動,就是張貼街頭廣告。但在這高科技的世代,全世界都以電子媒體宣傳,連外出也是使用飛行船,我猜大概也沒有人會注意到的了。 「蕭欹,你在發什麼呆!去吃飯吧!」李明風用他那幾可亂真的機械左手拍的我背,力度大得讓我向前跌。幸好他良心發現,又拉住了我。那手是車禍後替換的,原以為他會不適應,誰知是相反呢。 我倆並肩走出校園,卻在校門前被叫住了:「蕭欹先生?」 那是個樣貌清秀的少年,年紀應該比我小,略為蒼白的臉讓他看起來更瘦弱。 他嘴角掛著淺淺的微笑:「你好,我叫溫清儒。我是為這而來的。」他揚一揚手上的紙張。 那不就是我的街頭廣告嗎? 但是看他的樣子,就是跟實驗連不上關係,這讓我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去喝杯咖啡,好嗎?」我問。 看著小口喝著熱拿鐵的清儒,我發現他有種特別的氣質,是種由內發出的﹑能感染別人的靜。 「我很好奇你應徵的原因。」 他笑了笑,道:「我的故事一點都不好聽。」 我只是作了個請的手勢。在白色的薄煙背,那個笑容好像添了點悲傷的色彩。 他的母親是父親的外遇。多年來,溫母雖然還是如昔的溫柔,但清儒知道背後母親很痛苦。終於在清儒十三歲那年,溫母帶著兄妹倆離開了那個家,搬到貧民區居住。可是一個女人要照顧兩個小孩,負擔實在很重,沒多久就捱壞了身子,是肺病。更大的打擊是,一年前清儒突然休克而驗出了有先天性心臟病… 「再一次病發我就沒救的了。母親的日子…也不長了。我願意當實驗品,是希望你能替我撒個謊。」 我明白了,點頭應諾。 走出咖啡店的時侯,清儒腳滑了一下,我卻因拉住他而看到了他手上密麻麻的注射痕跡。 「這是?」我不禁脫口問。 「實驗品能賺很多錢。」 清儒根本是在自殺…心隱隱的作痛。 「我兩天後再來。」 我只能默默的點頭。 「回去一個不存在的日子,或許有什麼奇蹟發生呢。」 「替我隔一段時間給我家人一盒錄影帶好嗎?」 「謝謝你,讓我母親最後的日子走得無憂。」 「謝謝你,為我流的眼淚。」 最後,清儒在一片強光中消失了。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那看破一切的笑容,溫柔和目光和那安靜的氣息。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