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灰色的法則 番外–馮斯篇

一顆晶瑩的淚水滑過基斯杜的臉龐,一顆又一顆,結果是停不下來了。他臉上有點茫然,有點無措。 亞曼笑了,伸手把基斯杜纖細的身子擁入他強壯的懷抱中。 就連在遠處的他都能感受到那滿溢的溫柔。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亞曼不是認真的,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有機會,但他顯然太天真。青年的愛慕是如此的單純、執著。他的雙眼從進入訓練學校起就追逐著那纖細卻又堅強的身影,現在竟被一個來歷不明的富家公子…不甘、無奈、痛心、不捨…或許還有些其他的情緒,他都分不清了。 一隻大手從後蓋上他雙眼,另一手環上他腰間。他清楚知道那人是誰,也許是倦了,他放任那人輕擁著他回房。 自那次開始過了多久,他不記得了。而他們繼續的維持著這種關係,而多次都是他自動找詩高爾的。或許是因此詩高爾從來不會拒絕他,更或許是在每一次激情過後詩高爾都會溫柔的抱著他入睡,那一種被愛的錯覺,令人上癮。 明顯的,他變得沉默。不再在基斯杜面前露出那靦腆熱情的笑,而是帶點冷淡、疏離的,更有意無意的避開基斯杜。 「你變得陌生了…可以告訴我是什麼原因嗎?」基斯杜忍不住問。 他只是搖搖頭。他希望哪一天能夠有勇氣告訴基斯杜。 那又是從何時開始,他變得在意起詩高爾來,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習慣,習慣他的氣味、他的親密舉動。 這些轉變,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外面甚至傳出了不好聽的說話,但他們卻同時選擇保持緘默,笑笑的蒙混過去。 基斯杜也以朋友的身份詢問過。「我和他的關係…不是兩言三語能說清。」他這樣說。 他對詩高爾的感情到底是寄託還是愛,他不知道,亦不想弄清楚。他只想守住心裡的最後一塊土。 * 「馮斯!!」他茫然的回神,只感到腹部一陣痛,一截劍刃穿背而出。血,染紅了純白的團服,意識也漸被黑暗吞噬。 最後憶起的是那黑色的制服,以及那熟悉的氣味。 「他…還好嗎?」 「為什麼還未醒來?」 「為什麼要單獨行動…你想尋死嗎?」 「打擊真的那麼大?…我還是未及他嗎?」 「…你可有點重視我?」 「為什麼…重視你…」那聲音愈見疲憊,漸漸消失不見。 你在說什麼? 我聽不清楚啊… 鼻間傳來陣陣食物的香氣,他努力的睜開眼,模糊的看見熟悉的天花板,那是他的房間。 詩高爾呢? 他第一時間想起。他側頰一看,一盤蔬菜粥放在床邊的矮櫃上。「喀嚓」一聲門打開,是詩高爾回來了,他一顆心才放下。 「終於醒來啦…小豬。」詩高爾一如以往的取笑說。 聽到熟悉的取笑,不知為什麼,他卻很想哭。 「怎麼了?很痛?」詩高爾把手上的水壺隨手放下,大手溫柔的撫上他的臉頰,俯身吻去他滑落的一顆淚珠。 他看著詩高爾,有很多問題想要問,有些話想要說,但他不懂開口… 「先吃點東西吧。」詩高爾扶起他讓他靠在軟枕上,又把盤子端來想要餵他。 「我自己來…」 「傷者該乖乖讓人別動。」詩高爾細心的把粥吹涼。 他順從的吃著,不時偷瞄著詩高爾。想必他定一直不眠不休的照顧他吧…眼下都浮現淡淡的青色。 「怎麼,愛上我了嗎?」詩高爾謔笑。 他沒有回答,只是低了頭。 詩高爾收起了玩笑的態度,把最後的粥都餵完就打算把盤子拿出去。這時,他卻拉住了人的衣袖。 「你怎麼了?」變得更惹人憐愛的樣子。  大手貼上他的額,他突然一把抱住了詩高爾的手臀,小聲的說「…陪我睡。」 詩高爾怔了怔,然後淺淺的笑:「真難得,不是?」 難得的他也沒有回嘴。 詩高爾把外套放在椅背,又把靴子脫下,整齊的放在床邊,突顯出他一絲不苟的性格。 怎麼以前他都沒怎注意到的呢? 他小心的移出些空位讓詩高爾躺下,很快的,詩高爾就抱著他入睡了。 果然很累呢… 他悄悄的回抱詩高爾,把自己整個人都蜷縮在那溫暖的懷中。 他想,其實他是喜歡詩高爾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