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灰色的法則 番外–詩高爾篇

父母,只是一個冰冷的名詞。 我的父親是奧維爾王國的大貴族,母親則是亡國東雅的舞姬。 她很美,有種魅惑人心的魔力,美得讓人想摧毀…引發人潛在的獸性。我的出生就是個錯誤,母親跟我說:「要恨就恨你那個父親吧!」她憎恨我,更恨那個奪她回來又殘忍對待她的男人,恨得多次刺殺他,奈何沒有一次成功,反惹來更殘暴的「疼愛」。然後受苦的是我,我知道,她只能藉著傷害我來治癒她的傷口,儘管那些傷口是永遠不能癒合的。 自小我就因遺傳了那東雅人獨有的純黑髮受盡歧視、欺凌、嘲笑。父親從來沒正眼看過我,對於加諸我身上的種種待遇也只是冷眼旁觀。他子女成群,用不著費心於我這低微的私生子。他只用管著要如何征戰土地和母親。呵,多可笑。 在如斯的環境下長大,我知道要在這家族生存有兩個辦法──成為強的存在,或不起眼的存在。 五歲開始我就經費溜到街上,見識這個世界,學會打架、喝酒、賭博…更重要的一樣東西,學會了隱藏,真我。 我在們面前表冷淡、反叛,卻又在暗地裡煽動著有異心的眾兄。明爭暗鬥,花樣各出不同。沒有人察覺背後的那操控的雙手… 十三歲那年,我下的慢性毒終於把父親的生命吸盡。那一刻,我多想大笑出聲。我低頭斂下嘴角的一抹笑意,淡淡的說:「我看見了…昨日那侍女把某些東西加進水了。」 蘭那家頓時一亂。其實兄弟裡每一個人都懷疑著是不是對方下的手,不過沒有人會蠢得去查。那是他們之間的難得默契,因為這個家,不能散。 我冷眼看著那被我嫁禍的侍女被拉到地牢以私刑處死後,我向我的大哥提出離開的要求,他也沒說什麼就放任我了。他是蘭那家中一個最穩重的一個人,而且算是明理,縱使討厭我也不會讓情緒影響判斷。其實我還挺欣賞他的。 其餘的十兄弟姊妹都樂意見著我被趕出那個家。沒腦的一群人,誰會巴著你們不走啊? 我好笑的想,帶著母親堅定踏出了那個牢房。 「母親。」母親,我最後一次喚的稱謂。她冷淡的停下來看著我。「妳走吧。開始妳自己的生活,不要再回來。」我把手上的行李遞給她。 她深深的看我一眼後,接過行李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到最後她還是沒有喚過我的名字。 那天,我看著她消失的背影瘋狂的哭了,那亦會是最後一次。 黃昏的光線中,一個年輕的男生向我走來,我抬起還帶著淚痕的臉、兇狠的瞪著他。 「你還太嫩了。」男生勾起一抹笑:「偽裝都不懂?」他在試我嗎? 「會嗎?」我焉地揚起個漂亮的笑,站起來靠近他。 他必定是什麼重要的人吧,兩個影子無聲的出現在巷口。他揮手止住兩人。 我踮腳伸手勾著他的脖子,邊壓低聲線湊到他耳邊呵氣。 「如果你是說真的話…我就不會生存到現在了。」指間多了塊薄刀片抵著他頸上的大動脈。然而那人手上也無聲的多了柄匕首抵住我的腹部。 那人輕笑說:「有膽。」 我輕哼一聲就放開了他往後退了兩步。 他帶笑的眼在我身上打量一圈後,問:「要不要來替我工作啊?」 「…有何不可?」反正我以後都是一個人了。 * 外面下著大雨,雷電交加。 突然想到了莎思雅,那個唯一捨不得我走的小妹,只有她不怕責罵的跑來纏著我說話。現在的她想必在被窩裡抖著。 離開了將近一年,我只間中給她寫信,因為多半會被中途截下查看或是直接被丟到火裡去。我也沒跟她道出真相,只是說被貴族人家收留了,誰會猜到是未來國王? 呵…未來的國王陛下…真有趣。 一道閃電劈下,一輛馬車出現在路上。在這半夜時分來,不尋常。 我做了一下伸展,下去看看也好。 三步拼兩步的跳下留梯,沒發出一絲聲響。大門也正好打開,僕人趕忙把毛巾遞給不速之客。我認出那是亞蘭韋殿下的護衛親信南。另一個,身形與我相約的…是新人? 南拉下帽子略略的擦過臉後就望向我:「你來得正好,他今天起就要跟你和路卡斯一起受訓。」南拍拍那個人,他終於把斗蓬的帽子拿下。 啊…是個小帥哥呢。我也認得他,那頭藏青色的髮絲,就只有一個人擁有。 「詩高爾.尼卡.蘭那。請多指教,拉托格斯。」我勾起妍麗一笑。 「亞曼弗茲.拉托格斯。」他紫紅色的眼中閃過警戒,但仍有禮的道:「請多指教,蘭那。」 「叫我名字就好,亞曼費茲…亞曼。」我笑了笑,不知為什麼我就是知道他不希望我喚他的姓氏。 他終於也淺淺笑了笑。 「他就交給你了,我明天再來。」南說。 「回去覆命?」我問。 「嗯。」他點點頭、把帽子戴回,拍拍亞曼的肩,他離開了。 我緩緩的走近亞曼,側頰吩咐僕人準備房間及熱水。 他垂著睫,輕輕道了謝。 「客什麼氣。以後就是伙伴了,明天再介紹另一個小子你認識。」我笑著伸出右手。 他沉默了兩秒,伸手用力的回握。 「伙伴。」 我有預感,他會成為我生命中一個重要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