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Sindënamna灰色的法則 –第一章–(改)

半夜時份,在近郊地方想必人跡罕至,但此時,一間不起眼的農房裡卻走出一個衣裝簡便、但用料講究的中年男人。一個較年輕的男人隨即出現在門口,兩人低聲交談數句後,年輕男人就鞠身送了中年男人出去,想必那中年男人地位一定不低。 縱使已經踏進了初春,但晚上依然寒風陣陣,且有薄霧瀰漫。中年男人拉緊了身上的外套,呼出一口熱氣,然後加快了腳步。 突然,他停下來側耳傾聽。 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 難道是聽錯了? 啲答‥-啲答‥- 遠方的黑暗傳來了如此的聲音。 男人臉上立即轉為鐵青,身體也不住抖顫。沒有時間發呆,他轉身就往回農房方向跑。那個聲音逐漸的追近,當男人回頭一看時卻沒看到半個影子,鬼魅般的聲音就像嘲弄著他的逃跑。聲音悄然靜止了。男人眼見農房就在不遠處,臉上似鬆了一口氣。 突然,一匹烏亮的黑馬從旁邊的小山丘躍出,男人嚇得發出無聲的慘叫跌坐在地上。 馬上坐著一名高大的騎士,面上覆著半個面罩,全身漆黑的衣裝。 男人卻認出了。他伸出抖顫的手指,嘴唇蠕動著、艱難的吐出:「是你們…!原、原來是真的…」 黑騎士深色的雙瞳在月亮微弱的光線下發出了妖異的紅光。 男人感覺到他在笑,那雙眸映出他的恐懼以及騎士的笑意,令人心寒的笑意。 死神── 這是男人最後閃過腦海的念頭。 頭顱在地上滾動到路的一旁,黑騎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劍了。現在劍安靜的在劍鞘裡,那是死亡的安靜。 黑騎士沒有一絲留戀,轉過馬頭在黑暗裡消失 第一章 佈置簡單卻不失華麗的房間內,一個身穿綠色上衣的男人站在窗前背人而立。另一個年輕的男生筆挺的站在書桌前,垂眸等候那男人開口。男人似是故意考驗男生的忍耐力,男生進來後一段時間都不吭一聲,只顧自盯著窗外,彷彿窗外那景是罕見的珍寶般。 男生也順著安靜的等侯著,還是該說他原本就是個沉默的人所以不為所動。 終於,男人轉過身來。他雖已是暮年之姿,但那張剛毅的臉依然威嚴十足,灰綠色的雙眸不失當年的銳利。他是奧萊伊王國負有盛名的前第一騎士團團長亞伯.卡爾茲,現在則是監察院的監察官長。 「你們到底在幹什麼!」他把一份報告重重的丟到桌上。 男生只是淡淡的掃視了報告一眼,那不是他們騎士團所呈上的。 「這是今個月的第幾宗了?」卡爾茲以指責的語氣問。「連續三個大臣被殺,竟然連一絲線索都找不到!你們騎士團到底在幹什麼!國家給你們薪俸當米蟲的嗎?」他不自覺的拉大嗓門。 男生還是不發一語。 卡爾茲見他沒有半點反應,忍不住大吼他的全名:「基斯杜.諾斯.萊昆爾!」 男生-基斯杜終於抬眼正視卡爾茲:「卡爾茲大人。」 卡爾茲一怔。 「皇家騎士團直接隸屬國王陛下,職位特殊,即使高官如您也不能對身為騎士團長的我吼叫或責罵。」 卡爾茲瞪大雙眼,張口欲說什麼時,話被基斯杜搶去:「殺人案件我們正在調查,請將軍不要讓外人插手,進度我們自然會稟報陛下。告辭。」他優美的轉身離去,也不管書房後突然爆出的吼叫咒罵,雖然嚇到了宮廷侍女們。 走出正宮殿,基斯杜往東邊偏殿走去,那兒是皇家騎士團的公會處。 推開門,如常的先聽到副團馮斯.夜圖.雷歌的問安,他淡淡的點頭:「到我房來。」然後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所走過之處都傳來問好的聲音,他都只是冷淡的點頭作回應。他走進房間後,外面又恢復平常的吵鬧。 「基斯杜,卡爾茲大人傳你去幹什麼?」馮斯先開口問道。 「罵。」基斯杜坐下來,開始整理書桌上的文件。 馮斯輕笑一聲:「他忘記自己的身份了。」此話聽來頗有以下犯上的意味,明明監察官長的身份已經是僅次於執政官。但,皇家騎士團是歷史上的一個例外。 皇家騎士團乃由當今國王亞蘭韋親自挑選、訓練的精英,稱得上是國王的心腹,他們直接聽命於國王,不受其他大臣差遣或約束。以官階來看,皇家騎士團團長的地位跟執政官無異。 「但不論如何,連續兇殺案應該要盡快解決。」基斯杜這樣說。 「知道。」 「召集開議。」 「是。」馮斯行了個禮,先行離開房間。 十分鐘後,公會議事廳就坐滿了騎士團的正騎士們(注一),環繞著長桌而坐,席上氣氛依舊熱絡。 馮斯就站在主席座位的右邊,他輕敲桌面:「各位──」 果然是訓練有素的騎士團,雖然馮斯聲量不大,但眾人仍能夠清楚注意到,且迅速的安靜下來。他伸手把主席椅子位開。 基斯杜漂亮的身影就出現在眾人眼前,他優雅的落座,讓馮斯替他調整椅子的位置。 待馮斯亦落座後,「會議開始。」他清雅的聲音說。 他環視長桌一圈,盯著某個空了的位置。 在基斯杜左手邊的艾法羅立即會意的說:「伊汶在資料室…」 話未畢,議事廳的大門就被人用力的推開,一個略為嬌小的身子就抱著份資料跌跌撞撞的走進來。 「對、對不起…」他慌張的鞠躬,差點把手上的資料都摔到地上。 「坐好。」基斯杜淡淡的道。 「是、是。」伊汶立即回到自己的位子。 「今天的會議要決定處理近月連續大臣被殺案的方案。此事已引起卡爾茲大人高度關注及私下插手調查。」 席上數人聽到都不禁挑眉,眼中載著不滿。 「不想被抓把柄參我們一本的,各位就加倍努力吧。」馮斯說。 「先綜合一下現有的線索。」基斯杜吩咐:「道格提斯。」坐在馮斯旁邊的道格提斯點點頭,他是騎士團的書記。 「現今的死者共有三名,分別是監察官特尼及培克卡;齊爾市政官路茲。」 「他們全都是一劍斷頭斃命,除此以外無其他內外傷。」 「傷口平坦,死者失血不多,可見兇手劍法高超。」 「除了左派一共通點外,可有其他?」基斯杜提問。 「我查出他們曾於一朝會後跟裁判官盧塔發生衝突。但行兇者是盧塔的機會不大,因為盧塔在第二名死者-培古卡死前已經因病去世。」 「我、我…」伊汶小聲的開口,眾人把線視投向他時,他又開始緊張起來:「我翻查先前的資料時…發現、發現一年前、一年零四個月之前都曾出現斷頭屍體的事件,不、不知道有沒有關連…」 「做得好,此事交由你和穆爾林去查。」 「是、是!」伊汶高興的回答,在他旁邊的穆爾林沉默的點頭。 「現在分隊再到死者家查訪,明白了沒有?」基斯杜說。 「是!」眾人齊聲回應。 基斯杜心想,或許他應該自己走一趟。 * 「飯桶。」要是平常讓人此般侮辱,正騎士必不會吞聲忍氣,但如果是從他們親愛的團長大人口中出來的,那就不同了。而且這一次的確是他們的疏忽。 基斯杜冷冷的環視長桌一周,人人臉上都帶著點羞愧。他把三封信丟在桌上,雙手交疊在背後踱步至落地玻璃窗前。馮斯和艾法羅分別把信拆開再交到其他人手中傳閱。 基斯杜霍地轉身,背著陽光的關係讓人有點看不清他樣子。 「三封一樣為殺手D的來信,死亡預告信。」基斯杜停頓了一下:「依路茲的管家所說,信是路茲死亡當天收到的,可見殺手一直盯著路茲的一舉一動,當路茲晚上獨自一人外出時就下手。當然,路茲收到死亡信還冒險獨自外出的原因還未查出,但重要的是…」他走回自己的位子,雙手按到長桌上,臉上帶上嚴厲:「今天有三位大臣同時間收到了這封死亡預告信,而我們,就要先保全他們的性命。明白了沒有?」 「是!」眾騎士齊聲應道,這次他們可要重振聲威。 「傳令下去文官和副騎士留守,正騎士們分三小隊。」基斯杜向馮斯及艾法羅點頭:「同樣,你們倆分別為首。第三隊將由我,親自帶領。今晚,不容有失。」 「知道!」 晚上,不同於日前的大霧,天氣相當晴朗。 基斯杜領著奧斯文和古法爾兩兄弟到達裁判官克里姆宅第,由基斯杜負責貼身保護克理姆,奧斯文負責巡視宅外而古法爾則是巡視宅內。即使如此,情況還是把他們殺個措手不及。 晚餐過後,克里姆正在基斯杜的陪伴下走回書房,就在途中大宅停電了。 突然凌空一絲斬破的聲音,基斯杜在電光火石之間拔劍且精確的把劍擋下來了,他感到對手很強,那一劍竟令他手一麻。 兩劍交鋒,撃出幾絲火光。 基斯杜的劍很快,但對手亦能追上他的速度,把攻擊一一擋下,且不停找空隙襲擊在基斯杜身後的克里姆。基斯杜在等,等奧斯文的出現。 一陣急速的腳步聲傳來,基斯杜護著克里姆退到樓梯,一手就把克里姆推下,奧斯文立即扶著腳快軟掉的克里姆迅速退到樓下。 而基斯杜終於可以全力應敵了。不知道對手是否知道已經沒有機會刺殺克里姆,他停下來了,在黑暗中與基斯杜對峙著。 同時間,兩人再次出手,緊緊的纏鬥著,沒有絲毫喘氣的空間。對方顯然習慣在黑暗中戰鬥,雖然基斯杜能夠應付,但亦開始感到吃力。 大宅的燈光突然亮起又熄滅,明明滅滅幾次,大宅恢復一遍光明。 現在基斯杜能清清楚楚看見對手了。那人身材高瘦,一身黑色打扮,臉上覆著半個面罩。頭髮是少有的藏青色,一雙紫紅色的雙眸似笑非笑的盯著基斯杜看。但他不再戀戰,轉身跑到走廊盡處一躍,破窗而出。 「…!」基斯杜追至窗口的時候只看到一匹烏亮的馬及在月光下那泛著陰藍的髮絲。 那人騎著馬跑到路的盡處突然拉住了馬往基斯杜看,揚手做了個後會有期的手勢,然後消失在黑暗裡。 基斯杜一臉鐵青,那身打扮…竟與皇家騎士團的團服樣式一樣! 想不到… 他咬牙,知道這件事只有一個人能解釋。 他也不管現在這個時間進宮有何不妥,他只交待奧斯文和古法爾回去就策馬趕到皇宮去。 當國王亞蘭韋坐在書房,臉上掛著無害的笑容接見他時,基斯杜發現自己的冷靜都快要崩解了。當他咬牙切齒的想要提問時,亞蘭韋國王卻搶著說:「諾斯,我介紹個人你認識。」 「…是你!」基斯杜瞪著暗門走出來的人,那個剛交過手的黑騎士。 亞蘭韋國王瞇笑說:「他是亞曼弗茲.拉托格斯,我的秘密騎士團長。亞曼,這是…」 「基斯杜.諾斯.昆萊爾,久仰大名。」亞曼弗茲把面罩解下,一張俊美無雙的臉就暴露在人前。他臉上掛著友善親和的笑容,走到基斯杜前伸出右手。 基斯杜不發一語的伸手一握,誰知亞曼沒有放開他的手,反而借力一拉,在基斯杜失去平衡時親了他的右頰。 基斯杜大吃一驚,一手用力推開亞曼並給了亞曼一巴掌。他臉上泛著潮紅的瞪著一臉無辜的亞曼。 「這是別國的禮儀…」亞曼好無辜的說,退開一步望向亞蘭韋國王。 「咳…亞曼一直都在外國生活,近月才回來的。」國王這樣說,基斯杜也只能相信了。 「陛下,為什麼不早點讓我們知道?」基斯杜不解。 「呃,其實我一早就想讓你們認識的了,但你可知道國務有多少…」 「…」看來基斯杜不太相信。 「好吧,」亞蘭韋國王一拍手:「現在你們認識了,但我還是希望保持隱密,所以基斯杜,黑騎士團的存在就只有你知道就好。」 「…是。」基斯杜垂眸。 「這次的行動亞曼跟我說了,解決方法黑騎士團會負責。從今日開始,你們黑、白騎士團就互相配合,特別是白騎士團,很多時候都要你們配合才能解決。」 「遵命。」基斯杜冷冷的說。「陛下,容我先行告退。」也不待亞蘭韋國王的回應,基斯杜就先行離開書房,並沒有注意到亞曼緊隨充滿著興味的視線。 基斯杜覺得自己好像被耍了,白白浪費了數月,結果竟是如此。 現在還要合作…他感到討厭,討厭合作。因為無論如何,他多少都聽過「傳說中的黑騎士」的工作──清除礙眼的人、那些「潛在危機」──骯髒的工作。 他討厭這種工作、討厭黑暗、討厭那人的自信笑容、討厭他無禮的舉動…很討厭。 注一:騎士團除了團長、副團長外,還有分正騎士及副騎士兩個階級,副騎士亦叫見習騎士,而副騎士是不能參與會議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