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Sindënamna灰色的法則 –第四章–

第四章 聽著遠處隱約傳來刀劍撞擊的聲音,穆爾林的心彷彿墮進了冰冷的池水中。 伊汶、伊汶…-  恐懼讓腦袋昏眩,他的內心狂喊著,像是不要命似的用盡全身的氣力去跑,漸漸把古法爾拋後。 血濺濕了乾地。 面對著那惡意的攻擊,他無力反抗。此刻,伊汶深深感受到自己的無力。 真正的敵人只有一個,那是僱傭兵的頭子。當他和兩個副騎士正護送泰德瑞拉的家人離開時在半山就遇到埋伏,誰也沒想到那竟是菲爾‧泰德瑞拉聘來的僱傭兵。兩個副騎士不到一刻就被打敗,躺在地上漸漸的變得冰冷。而泰德瑞拉的家人則被帶回大宅。 李──那僱傭兵頭子自稱。他並不簡單,而且性格惡劣。他們之間實力差距有多大是相當明顯的,單是接上李一劍就很吃力的伊汶根本就是被耍著玩。李故意攻擊他的腰間及四肢,每次他只能險險避過要害,身上出現不少或大或小的傷口,血把原本純白的制服都染紅了。 現在,伊汶筋疲力盡的靠在樹下,看著那個帶著惡趣笑意的男人一步步接近他。 「可憐的小東西…-」李在伊汶身前一步距離蹲下,手上的劍尖抵上瘦弱的胸膛,:「在等同伴的救援嗎?」 「……」伊汶喘著氣,只能虛弱的瞪著李,失血的情況比他想像中還要嚴重。 「這眼神不錯。」李突然用力一劃,衣服撕裂的聲音立即響起。 「嗚…」身上又多了一條淺淺的血痕,意識也開始朦朧,他快撐不住了。 突然李靜了下來側耳靜聽,然後揚起一個笑,說:「你的同伴終於到了,下次我們再玩玩。」 李站起來把劍收好,又拿出面罩戴上。 「伊汶!」穆爾林大喝一聲從一旁的樹林跳出,並一劍向李揮去。 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劍抽出一揮,就把穆爾林的攻擊擋退,叫穆爾林暗暗吃了一大驚。李退後一步,好整以暇的把劍收回,邊說:「救他比較重要吧?」 穆爾林順著李的視線一看,什麼也顧不上了,亦犯下臨敵時一個嚴重的錯誤,就是背向敵人。但李也沒意思要再打,轉身就打算離開。 「伊汶…伊汶…」穆爾林小心的抱住伊汶,輕聲的喚著他、拍著那蒼白的小臉試圖讓他意識回來。 「……」伊汶的視線漸漸重新聚焦、落到穆爾林臉上。 「伊汶!」穆爾林面露喜色。 伊汶虛弱的勾起個淺淺的、安心的微笑,然後再次陷入昏迷。 走了幾步回頭看見穆爾林的舉動,李不禁涼涼的丟下一句:「你這樣只會拖延救援害死他。」 穆爾林一聽差點不能自制的把髒話罵出口。 害伊汶重傷的不就是你嗎! 他狠狠的瞪著李,心中的恨意是從未有過的高。「你!我不會放過你的!」 李狂傲的笑了:「如果你可以。我的名字是李,記住了。」 「我,皇家騎士團的穆爾林發誓!」 * 反反覆覆,做著夢。 他夢見自己回到了小時候居住的那個村莊。每個村民都是那麼的親切、單純,努力的為生活勞碌,卻不曾埋怨。每個人都對他親切的笑著、問候他和家人的安好,他都點點頭友善的回他們一個微笑與道謝。往城堡一看,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站在石橋上溫柔的笑著,看著他在禾田裡跑,他彷彿又嗅到了那淡淡的禾香。他彷彿又感受到那懷抱的溫暖… 場景一轉,到了父親的房間。他站在門口看著那孤獨的背影,無法開口喚回那失掉靈魂的至親。 他記起了,那是母親剛離世的一段日子。 然後,再度分離的一天毫無預警的到來… 「父親…」 頭好重… 一張眼,突如其來的光線讓眼睛一酸,立即泛起了點濕意,視野一遍模糊。基斯杜抬手擋住光線,開始回想自己發生什麼事。 嗯,生病,然後昏倒了。 心中找回答案後,他輕輕點個頭,放下手盯著陌生的天花板。 亞曼看到他那反應不禁輕笑出聲,把基斯杜嚇了一大跳,立即撐起身子來,原來亞曼一直都站在門口觀察著。 怎麼一點氣怎都感覺不到! 基斯杜面色白得透明。 「你…」怎會在? 「這裡是我家。」亞曼看穿他的疑問,不慌不忙的回答。 他以優雅的姿態走到床邊把手上的托盤放到基斯杜手上。那種優雅並不是刻意營造出來的感覺,而是很自然流露的氣質,想必他定是出自上流家庭。基斯杜突然的想,其實他們彼此知道的,很少。 「水晶?還有點恍惚嗎?」亞曼看著出神了的基斯杜。 「啊?沒、沒有。」基斯杜察覺自己竟然看著望前的人出神,臉不禁染上緋紅。為了掩飾,他快快的低頭盯著托盤,裡面放著稀飯以及一個小麵包。「謝謝。」 「快吃吧。」亞曼落坐於床邊的椅子上。 基斯杜小口的把稀飯吹涼再吃,那小心的態度一如他的處事方式。沉默開始在兩人之間蔓延,有點尷尬,卻比之前的相處多了和諧。 亞曼十指交握的放在膝上,率先打破沉默,「一板一眼的人思考方式果然特別。」他指基斯杜清醒後所思考的,看基斯杜當時的表情他也猜到個大概。 「嗯?」基斯杜卻有點摸不著頭緒的看著亞曼。 「不,沒有事。」他笑了笑,穩重的態度讓人不覺得是被敷衍,雖然事實的確是。「騎士館那邊和你的家我也讓人去通知了,你可以再休息一晚才離開。」 基斯杜對亞曼的細心有點意外,「謝謝,麻煩你了。」 「不用客氣。」亞曼淺淺笑了。 「那個…」基斯杜有點猶豫,「可以告訴我你們黑騎士的行動嗎?為什麼你會在那兒的?」 亞曼知道基斯杜在顧慮雙方權利。「不用顧慮,除了黑騎士成員的私人資料外都可以問的。」 「身為團長的你絕對有權了解我們的行動。」他的說話讓基斯杜安心了。 「相對,你們白騎士團的行動希望你也能配合告之。」亞曼補上:「雖然要查出來並不難。」 「當然。」基斯杜點點頭。 亞曼又笑了笑,紫紅色的雙眸中閃過意義不明的亮光。他換了個坐姿,開始說:「自陛下下了命令,黑騎士一直都在暗中注意著你們的行動,並且從菲爾‧泰德瑞拉所接觸的人方向下手追查。在合作的商家當中,其中一個我們注意的是克勞家族。」 基斯社在腦內搜尋了一下,「我記得在伊汶的報告當中有這個家族,可是我記得他們的合作是告吹了?」 亞曼一點頭:「表面上的確是。經我們暗中查探,近一年來泰德瑞拉大宅多了些生面孔出入,經過再深入追查,發現原來是克勞家族的人。泰德瑞拉家族突然在寶石市場大放異彩,雖然傳言是得到了稀世之寶–女神之淚的眷顧,還有新接手的礦場帶來很大利潤,可是背後所需的成本一定不少。克勞一定是其中一個提供資金援助的家族。」亞曼轉了個坐姿,眼神眨眼間變得銳利:「有聽過一個名為炎亞的組織嗎?」 基斯杜對亞曼突然轉移焦點差一點跟不上,但仍反射性的回答沒有。 亞曼勾起帶有戲謔味道的笑,略側頰肯定的說:「水晶啊,一定很少到平民的酒館去。」 「怎麼突然有跳到這兒…不是,我去不去也沒關係到你吧?」基斯杜有點臉紅,看到亞曼可疑的笑容,彷彿在取笑他不懂喝酒。 「酒館可是能夠收集各處大小道消息的地方,我可沒有取笑你不懂喝酒的意思喔。」 這個人會讀人心思的嗎…。 基斯杜有點默然。 「炎亞是在近年新崛起的地下組織。」亞曼笑意不減,但眼中愈見認真的冷然:「他們主要是幹走私勾當,還有制造假寶石及麻藥。說到走私…也包括了人口販賣。」 「幹部人員一概身份不明,暫時只能知道克勞家族、法利圖家族、坎貝雷拉家族及卡里達家族都是其重要成員,其餘成員名單我們也追查中。」亞曼停下來,看到基斯杜聽得十分專注。 基斯杜在聽到人口販賣時表情一凜,應該說是到達厭惡、痛恨的程度了。而聽到後面兩個名字更是感到心驚,那都是在奧萊伊的大家族。 「…他們找上泰德瑞拉是為了把假寶石魚目混珠賣出去吧?」基斯杜只能想到這個聯繫。 「沒錯。」亞曼眼中閃過滿意。「好了,今日說得差不多了,你還是再好好休息一下吧。」還有些事…但他選擇暫時隱瞞,不然可愛的水晶應該不會休息的了。 亞曼笑想。 「但是…」還有事搞不懂啊… 基斯杜抬頭想要爭取的時候,卻被亞曼眼中的溫柔堵住,話到了嘴邊卻怎樣都說不出來。 「睡吧。明早應該可以回去的了。」亞曼細心的替基斯杜把過長的瀏海攏到耳後,親密的舉動讓基斯杜耳尖都紅了。 這時候基斯杜才發覺自己昏睡了整整一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