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Sindënamna灰色的法則 –第五章–

第五章 「團長!」 基斯杜一大清早就起來向亞曼告辭,雖然他還有很多問題想要知道答案,但騎士團的情況他必需放在首位。 一踏進騎士館,坎勒就迎面而來,看似已經在守候多時。「團長,你回來就好了!」 基斯杜腳下不停的往書房走:「馮斯呢?」 「馮斯剛剛才去休息,他擔心了整晚。」坎勒快快跟上基斯杜邊報告:「泰德瑞拉的家人…全歿。」 基斯杜猛地停下,害得坎勒差點兒就撞上去。 「那伊汶呢?」 「受了重傷,穆爾林正在照顧他。」 基斯杜聽罷,腳跟一轉就往伊汶房間走去。 「啊…團長!」坎勒想到某件事,心突然慌了,忙急於叫停基斯杜。 「什麼事?」基斯杜卻沒有停下來,依舊急速前進。 「那個…」伊汶的房間距離較近,對話間他們就走到門前了。 「怎樣了?」基斯杜轉頭奇怪的瞟了坎勒一眼,伸手象徵式的敲了敲門就開門了。 一打開門,床上的兩人立即分開。 「團長。」穆爾林一貫冷靜的站起來向基斯杜點點頭,邊扶起掙扎著坐起身的伊汶。 伊汶雙頰微紅,略帶慌亂的看著基斯杜和掩著臉的坎勒。 基斯杜卻絲毫不在意的走到床邊坐下,細細的打量著那透著疲倦及蒼白的小臉。 「真的辛苦你了,還害你受傷…。」基斯杜淡淡的輕聲說,眼中流露著真切的關心。 「團長請別這樣說!」伊汶一聽立即激動的搖頭:「都是我的錯…那家人才會死掉…如果我更強…他們就不會被帶回、也不會死得那麼可憐…我…」伊汶說著開始嗚咽起來,穆爾林伸手輕撫他的背試圖安撫他的情緒。 基斯杜輕輕握著伊汶的手,用他獨有清亮的聲音說:「伊汶,不要存著迷茫。」 伊汶不禁微詫異的抬頭看基斯杜。 「進入皇家騎士團是所有年輕副騎士的夢想,因為成員都是陛下精心挑選的人才。不要看低自己,你忘記初入團時我對你說的話了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賦,你搜查資料名過目不忘的能力是我們所需要的。可能你會覺得自己不足,但是並不是只有你有這樣的想法,誰不希望自己能更加進步呢?如果真的認為自己不行,那就拿出你的決心來,好好的鍛鍊自己吧,無論心智或是實力,我們絕對會幫你的。」基斯杜一口氣說完,靜靜的看著陷入沉思的伊汶。 他抬頭給了穆爾林一個眼神,示意他出一出去向他報告一下。穆爾林淺淺的點個頭。 基斯杜放開伊汶的手,輕拍兩下。「你好好的想一下吧。還有,好好養傷。」他站起來就轉身要離開了。 就在基斯杜拉開門的時候,伊汶帶點猶豫的聲音響起。 「…我真的可以嗎?」他的臉不是向著基斯杜,也不是任何人,只是看著窗外。像是問他們,更像是自語。 基斯杜回頭,揚起了罕見的帶著溫柔的淺笑。 「嗯,你可以的。」 關上門,基斯杜沒有轉身,而是面向著門把剛剛一直放在心上的疑問提出。 「…穆爾林是替伊汶探熱吧?」 「當、當然了…!」坎勒只能尷尬的傻笑著回答。 * 安都利爾外交密使、現在任務回來受封侯爵!這個男人的身上還有多少秘密? 焦躁的情緒一點一點的噬咬著基斯杜的心。 剛完了朝會的時間,各大小官員陸續的離開大殿。基斯杜急步的想要追上亞曼,背後卻傳來輕柔的叫喚聲。 「諾斯團長。」 基斯杜只好停下來,轉身一看。那人身形纖細,比他高上一點,一頭淺紫色的及腰曲髮用髮帶綁起來垂在肩上,陰柔漂亮的五官加上溫和有禮的淺笑,的確是個能夠擾亂人心的存在。不過可沒有人敢打他的主意,因為他是權力最高的執政官之一,也是那個謠傳的…國王的情人。是不是謠傳,眾人心裡明白,基斯杜對這個並沒有興趣,亦不喜歡這種無聊的事。他,不予置評。 「奧爾斯大人。」基斯杜拘謹的行了個禮。 奧爾斯笑裡添了歉意:「那個…我要代替陛下向你致歉,因為這件事的決定很倉促,沒有事先通知你是陛下的疏忽,實的很抱歉。」他鄭重的一鞠躬。 基斯杜嚇了一跳,語帶無措的立即扶起奧爾斯道:「大人言重了!請不要這樣!」 奧爾斯站好向基斯杜一笑,同時察覺到背後的目光及微言細語,他們在太當眼的地方交談了。他轉過頭冷冷的看了那群驚訝又好奇的人一眼,人立即四散。 「這個決定也關係到最近調查到的事…詳細的你就去問拉托格斯吧。」 那個叫炎亞組織的事嗎?奧爾斯大人果然是陛下的心腹… 基斯杜心想。 「那恕我先行告辭了。」基斯杜行禮,又向奧爾斯點點頭才急步的離去。 奧爾斯看著消失在轉角的身影,不禁嘆了口氣。一轉身,卻撞進了熟悉的懷抱。來人順勢緊緊的抱著他不放,除了一人別無他人。但這裡可是大殿外! 「陛下!」他輕皺眉,用力的推著人的胸膛:「請放開。」頭頂傳來低笑聲,更讓他又急又氣。 「再不放開我就不來一星期。」奧爾斯冷冷的放下狠話,這才被放開。 他轉話身狠狠的瞪了在裝可憐的亞蘭韋一眼,才好好的整理自己的服裝。 「該回去了。」奧爾斯側過身讓亞蘭韋先走,兩人往書房去。 「…陛下,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瞄了亞蘭韋一眼,奧爾斯帶點遲疑的開口。 「嗯?」 「為什麼不先告訴諾斯?」 「你不覺得看他生氣的樣子很有趣嗎?」亞蘭韋大笑。「他啊,需要多點情緒。」 「陛下你…」 「亞曼…!」基斯杜終於在後花園追上亞曼。 亞曼優雅的轉身,等基斯杜停下來、呼吸回復暢順才笑說:「水晶終於喚我的名字了。」 「什麼…不,我來是要問你些事情!」基斯杜有點臉紅,不知道是急步走來的關係還是亞曼的調侃。 「請問。」亞曼笑意加深。 基斯杜注意到亞曼身旁一個全身漆黑打扮、臉上木無表情的年輕男子。注意到他的視線,亞曼說:「他是L,黑騎士之一,不用在意的。」 基斯杜略略打量多L一下,視線才回到亞曼身上。雖說不用在意,但他仍然略壓低了聲音質問:「為什麼不告訴我泰德瑞拉家人慘遭分屍的事?到底跟你們有沒有關係?」 「冷靜點。」亞曼抬手做了個暫停的動作。「我不認為在你生病當中告訴你會有任何的好處。他盤起手來淡淡的解釋:「分屍不是我們幹的,我們不會用到這種慘無人道的手法。我可以告訴你是炎亞的所為…想要得知詳情,就參加明晚在我家舉行的宴會吧。好嗎?」亞曼溫和的瞇眼笑了。 基斯杜輕嘆了口氣:「抱歉我語氣不好。…我會準時的。」他知道除了答應別無他法。 「七時正。明晚見了,水晶。」亞曼的笑容裡多了點得逞的意味,他行個禮就轉身先行離去了。L也淡淡的點個頭,轉身跟上。 看兩人漸遠去,基斯杜腳跟一旋打算回公會去,卻看見不遠處的馮斯。不知道他站了多久。 「基斯杜…」馮斯輕皺眉,有點擔心的問:「那兩位是…?」 「啊…是新受封的侯爵,亞曼費茲.拉托格斯大人。」基斯杜淡淡的說。 「基斯杜跟他很熟…?」馮斯不自在的問,心怕自己越了軌。 基斯杜倒沒在意,「只是點頭之交而已。回去吧。」 「啊…是!」 基斯杜走了兩步又停下來回頭說:「明晚要去宴會,練習就暫停一次吧。」 「是那位侯爵的宴會嗎?那請帶我去吧!」馮斯不禁急起來,他直覺覺得那個拉托格斯侯爵很危險。 基斯杜奇怪的看了馮斯一眼,心裡考量了一下。也許也該讓馮斯認識一下吧…。 「好吧。」 * 別了一天,也沒想到會再到這裡來啊。 站在拉托格斯大宅外面,基斯杜輕嘆了口氣。 馮斯打發車夫走後看到基斯杜在發呆的樣子,不禁覺得有另一種的可愛。 「馮斯?」基斯杜走了兩步,回頭一喊。 「是!」馮斯傻笑著跟上。 兩人穿過種滿各種季節花朵的庭園。 按著禮儀有節奏的敲了門,一個年約三十的男人打開了門,恭敬的做了個請的姿勢:「請諾斯大人隨小的來。」那是拉托格斯家的管家,前天基斯杜跟他已有一面之緣。 隨著管家走進門,穿過一個偏廳就到達宴會廳了,裡面傳出熱鬧的樂聲。 已經開始了啊。 管家一推開門,用響亮的聲音道:「諾斯大人到──」 宴會廳已有不少人在,也有不少熟面孔。一聽到管家的宣佈,會場稍稍靜下來,人們都在驚奇不甚出席宴會的基斯杜會到來。 以一身白色為主的基斯杜,禮服的領子及衣服邊緣都加上了細金邊,剪裁貼身、收腰的設計更突顯基斯杜纖細卻不柔弱的身段,看在亞曼眼中更是惑人。馮斯則是普通的黑色禮服,沒有多餘的墜飾,正如他正直的性格,一頭粉色頭髮放下來以髮帶束著,有別於平常工作的樣貌。 貴族小姐們不禁感嘆終於見到傳聞中那出色的騎士團團長,同樣俊逸出色的兩人讓人不禁芳心暗許呢。可是今天的主角也不輸兩人呢,多了成熟的魅力…她們輕聲交換著意見。 「水晶,真高興你來了。」一身華麗、以紫色為主打扮的亞曼從人群中走出,一頭長髮柔順的垂在背後,紫紅色的雙眼滿是笑意的看著基斯杜。他熱情的跟基斯杜一握手,又重施故技的一親基斯杜的臉頰,同時耳語說:「待會到我書房去。」 這次基斯杜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有禮的道:「謝謝你的邀請。」看得馮斯瞪大雙眼,恨不得立即把兩人分開。 像是感受到背後的視線,基斯杜側過身向亞曼介紹:「這是我的副團長,馮斯.夜圖.雷歌。」 「你好。」亞曼笑意不減,但明顯眼中少了笑意,反多了興味。「請好好享受這個晚上。先行失陪了。」亞曼向兩人一點頭就離去跟其他賓客寒暄了。 眼看基斯杜一直注意著亞曼,馮斯不禁衝口而出:「我不喜歡那個人。」 基斯杜側頰看著馮斯,眼中閃著疑惑。 「他…感覺很危險。」馮斯悶悶的回答。 「危險…是的。」基斯杜的視線回到亞曼身上,喃喃自語的道。察覺到亞曼要離開了,基斯杜狀不經意的說:「可以請你替我拿點食物嗎?」 「當然。」馮斯回復笑容,就往餐桌走去。 一陣子過後,人們才發覺宴會最閃爍的兩顆星不知在何時不見了。 隨著亞曼離去的腳步追出,亞曼好整以暇的在等候了。 「這邊請。」亞曼笑笑做了個手勢,基斯杜不及一言的跟上。上了一層樓梯,書房大概就在宅第的中間位置,在門前站了個與亞曼身形相略,帶有五官特具東方色彩的英俊男子。 「他是我的拍檔,詩高爾.尼卡.蘭那。」亞曼介紹。 「基斯杜.諾斯.昆萊爾。」基斯杜伸手。 詩高爾臉上帶著淺笑,伸手一握:「叫我蘭那就好。」 亞曼推開門,給了個眼色詩高爾。詩高爾收到了警告,立即鬆手瞇瞇笑著做了個請的動作。 「請進。」亞曼語氣帶點催促的意味。 「…他不用來?」關上門,基斯杜才發覺只有他兩人,心裡不禁多警惕起來,他還沒有完全相信亞曼。 「不用。他看守門口。」亞曼淡淡的說,臉上轉眼又回復淺柔的微笑:「請坐,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他看到基斯杜眼中的提防,不禁調侃道。 基斯杜有點臉紅,訕訕的坐在亞曼的對面。 「你要知道什麼,就問吧。」亞曼倒了杯茶推到基斯杜面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