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Sindënamna灰色的法則 –第六章–

第六章 基斯杜把思緒略略整理了一下,才開口問:「泰德瑞拉除了幫助炎亞賣出假寶石外還有沒有其他?」 亞曼有點意外基斯杜的細心,對他的欣賞又高了。「很意外你這樣問。依我們調查是沒有。」 「那為什麼炎亞要如此趕盡殺絕…」想起無辜慘死的女士和小孩子,基斯杜的語氣不自覺添了點難過。 「是要徹底消除每一個被抓把柄的可能性…還是該說是他們的作風。」亞曼淡淡的說。「記得兩年前努曼尼斯的走私案件嗎?」 「當然,當時雖然破了他們的買賣,但是主案者全部服毒自殺了。」基斯杜端起面前的茶淺淺嚐了口,讓茶香稍稍安撫自己難過的情緒。 「我們懷疑也是炎亞早期的勾當。」 基斯杜的手一顫,濺了些茶水出來。「何以見得?謝謝。」他接過亞曼遞來的絲絹手帕輕擦衣服。 「根據一位線民的暗示:那個組織。當然我們沒有實據證明,每一次找到一點線索就被先一步毀掉下一個線索。」亞曼難得表現出一絲苦惱,以及不容忽視的認真、嚴肅。「我收回先前的說話,要揪出炎亞,我們絕對需要白騎士的合作。水晶,你願意嗎?」亞曼站起來伸出左手,雙眸直直看進基斯杜眼裡。 基斯杜緩緩放下杯子,邊把手帕摺好邊說:「炎亞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髮指,單憑皇家騎士團的能力是不可能完成的,要提高效率及實力,我樂意接受你的意見。」他站起來,綻放一絲微笑、用力的回握亞曼的大手。 亞曼高興的笑了,基斯杜看得出那是他真正的笑容。這個人的心思藏得太深了… 「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所以,別難過了。」亞曼突然的說,伸手撫摸那細軟的金棕色髮絲。 「嗯…。」基斯杜輕垂長長的睫毛,淡淡應了聲。心裡的騷動慢慢平息下來。 「我們要下去了,引起太大注意就不好了。」亞曼說。 但想之亦然,眾人已經察覺兩人同時失蹤了。 * 「基斯杜…團長——」 宴會廳上,馮斯突然出現攔在基斯杜的面前,也許是自覺有點越矩的關係,口中喚著對方的名字,卻別扭的避開了對方的臉,視線落在很遠的地方。 「啊,馮斯,正想找你——有什麼事嗎?」 「不、只是……」理不直氣不壯,神色之中只餘下動搖的目光。 「會場裡有什麼可疑人物嗎?」 「啊,不是……」被基斯杜這麼一說,青年馬上拉回視線,定睛在對方過分漂亮的臉上。『只是剛才有人看到您跟拉托格斯一塊兒進了房間,有這樣的事嗎?』這種話無論如何也問不出口。 「總算肯正眼看著我了,」基斯杜淡淡一笑,「剛才我跟拉托格斯侯爵到書房去了。」 基斯杜心想馮斯在疑惑的大概就是這個問題——他看得出馮斯對那個人的戒心很重——所以便主動交代了剛才的行蹤,讓他們的關係看上去光明正大一點,免得馮斯會胡思亂想,然後私下調查,也許會亂了大局。 可是,此言一出反令馮斯大為緊張,情急之下,他幾乎沒有抓緊基斯杜的肩膀按到在牆上。 理智讓他的表情看上去像只是聽了一則花邊新聞那樣淡然。 「是這樣啊…?!」不過,也許騙不過跟他朝夕相對的基斯杜。 「對,我在侯爵那裡得到了一些東西。」 「那、那是什麼?」 「這是其中之一。」基斯杜亮出一瓶年分上佳的紅葡萄酒,那確實是亞曼送給他的,就在臨離開書房之時。 「怎樣?打算用這個做藉口騙過所有賓客嗎?」 「不,純粹希望基斯杜能品嚐這瓶美酒而已——當然用這個做我們擅自失蹤的藉口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基斯杜接過酒,看了看瓶身。雖然他真的不怎麼到酒館喝酒,也不特別喜歡研究酒類,但作為上流社會成員的基本認知,知道這瓶酒相當不錯,大概已經去到價值不菲的程度。 沒有馬上拒絕,但還是有點猶疑。 「算是正式的見面禮吧,請笑納。」男人的臉上展露誠懇的笑容。 最後他出於禮貌接受了。隨後他把酒瓶遞給馮斯,好替亞曼費茲.拉托格斯、也替自己圓謊。 「是很不錯的葡萄酒吧。」 「對,這個年份而且產地是塔沙里蘭,很昂貴吧。」 「這樣說,會讓人捨不得喝吧。他對酒類方面,好像還挺有品味的樣子。」 聽著基斯杜稱讚一個素昧平生的男人,平常來說,應該能很大方的接受才對吧,馮斯卻心裡有點不是味兒。 『那個人,並不簡單。』他偏執的想。 「馮斯,是不是替我拿了食物?」看著青年想得出神,基斯杜連忙岔開話題,想分散一下對方的注意力。 「對對,這裡的乳酪蛋糕好像還不賴——啊,我放了在那邊的桌子上,請稍等。」 想到基斯杜跟那個男人獨處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想到基斯杜親口稱讚他,儘管只是雞毛蒜皮的事,想到這個人——他直覺認為——一定還會跟他們有交集,馮斯就沒法子冷靜,眼前的拉托格斯的客人頓時都成了阻礙,他有點粗暴的向著餐桌直走,途中不小心撞到一個黑髮、全黑打扮的男人。「抱歉。」連正眼都沒有抬,馮斯就這樣道了歉算。 被撞的人正是秘密騎士團的副團長詩高爾。他回頭凝視走遠的青年,嘴角勾起輕浮的笑意,「不要緊。」 「這個人好像是白騎團長身邊的人?這麼急著幹什麼?」詩高爾旁邊的另一個秘密騎士成員道。 「也是嘛,可能是餓壞了吧。」詩高爾打趣地道。『否則,是被亞曼氣昏了也說不定。』 他饒有興味地追蹤那個青年的倩影,眼底閃過了異樣的深綠色光芒。 * 「副團長—」 「副團長—」 「副團長…」 「呃?」陷入思考的馮斯被柔和的聲音幾經拉回現實。 「副團長最近好像有點神不守舍……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把例行報告遞了給有點失神的青年,伊汶皺了皺皮。副團長的反常狀況實在令人有點擔心。 「抱歉。」接過文件之後,馮斯翻到內容頁那裡,沉默地閱覽著伊汶端正秀麗的字,卻跳過了伊汶的問題。 「泰德瑞拉事件也過了好一段時間了,伊汶的傷復原了,最近也沒什麼大事,還有什麼事擔心嗎?」 「馮斯從侯爵的宴會回來以後就是這個樣子了。」艾法羅也不禁把看法提出來。 「吶吶,我說馮斯,該不會是在宴會認識了可愛的女士,然後在煩惱——」古法爾還沒說完,馬上就被奧斯文掩住了嘴巴。 古法爾拉開奧斯文掩過來的手,率直地把話說下去:「不對嗎?馮斯也到了那個年齡嘛,有那方面的煩惱也不奇怪。」 結果換來兄弟的白眼。 艾法羅想了想,然後否定了古法爾的說法:「馮斯他、滿腦子都只會想團長和工作的事吧。」 雖然沒有戳中問題的重心,卻把重要的人物提了出來,當事人不禁嚇了一跳。馮斯感到自己的臉有點發燙,連忙把文件高高的舉起,好把自己的表情藏起來。 「我說,最近白騎士真的太閒了吧?」 聽到馮斯的話,眾人呆了一呆,驚訝於他們的副團長好像是生氣了,只有伊汶露出了憂心的樣子。 他知道這番話也不是嘔氣隨口說出來的,馮斯在說的是最近國家一片異常的昇平景象——他在整理例行報告的時候也發現到。「嗯,這次的例行報告有點奇怪——不論是較大的黑道勢力還是小腳色們,完全沒有什麼舉動,好像都突然消失了似的。」 「原來在說這個…這不是很好嗎?」 「就是嘛,伊汶,沒有警官希望四處都是匪徒的吧。」 「也許是泰德瑞拉剛被連根拔起,其他勢力暫時不想輕舉妄動吧。」雖然如此輕鬆地說著,但眾人都不期然露出凝重的神色。 他們從來都不會過份樂觀,因為他們知道平靜,永遠不過是另一個暴風雨來臨的先兆。況且,誠如泰德瑞拉如此小小的家族,似乎不應有這樣大的影響力。 馮斯把報告傳給其他人一起研究,然後抬起臉看向伊汶,「團長呢?」 「呃,團長有個私人約會,出了去。」 「咦,是誰?」 「唔——團長沒有對我說,但好像聽到是叫拉托什麼的……」 「就是那位侯爵不成?」 「拉托格斯那傢伙!」馮斯二話不說,抓起外套便走出了休息室。 * 站在人跡稀罕的橫巷裡,基斯杜停下步伐打量著眼前一間別緻的酒館。 「玥」。 這是酒館的名字,用東方異國的字體刻了在門扉上,旁邊不當眼的位置則用本國文字寫上一行小小的字體——迷茫的消解。 玥。這個國家的人恐怕都沒有人會看懂這個文字。 那是一個神秘的失落了的東方國度傳說中神珠的名字,其用途的相關的來歷連博覽群書的基斯杜連也不能完整地說出答案。若據它所示,也許就是有消解煩惱的作用。 用一個這裡的人唸不出的字做店的名字沒問題嗎?連店的性質都不知道這裡大概是沒什麼人來的地方吧?但是店裡傳來的陣陣酒的醇香又似乎說明了一切,他只能確定正當人家照理不會有那種勇氣進這間酒館就是了。 進門而來,果然是,滿目都是站立著的三山五嶽的人,另一半佔著座位的竟是穿洋服的城紳士名流,有的帶著面具,有的用大大的帽子擋著臉,也有的大刺刺地不在乎身份被發現。 只能說席上的都不會是什麼好人,儘管是些有財富有地位的人。 基斯杜四顧張看,像是尋找什麼人,卻引來一連串注目禮。也許是作為長得如此標緻的罕見客人,也許是特殊的身份之故——但似乎更多是前者——看到基斯杜進來的客人都叫囂起來,有的還吹起口哨。被調侃的少年不加理會,繼續找看著什麼似的,最後他在吧檯前面的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位置旁邊坐著另一個男人。看到基斯杜來到,身旁的人響起了低沉悠然的聲音:「請給這位客人一杯瑪格麗塔。」 「怎麼要約我到這種地方?」 應聲而別過頭來的正是黑騎士團長亞曼冷峻的臉孔,看到基斯杜的時候,卻在嘴角拉起了一抹輕柔的微笑。 「因為這裡是我們交流的好場所喔。」說著,挨近了身子,把調酒師剛送上的瑪格麗塔遞給少年。 「謝謝。」基斯杜接過樸素的雞尾酒杯之後沒有馬上喝,只是放在自己面前。「『情報』吧。」 「對。」亞曼雙手相交托著下巴,帶著笑意,「先別說情報,這杯瑪格麗塔可是特意為你而點的,怎麼不試試看?」 「呃、這陣子出席了大大小小的宴會,包括你的招待酒會,再喝的話——」 「我們的水晶的酒力應該不止如此的吧,況且別看這酒館如此不起眼,這裡的酒可是能跟宮廷的美酒媲美的。」 「真的嗎?」基斯杜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平凡得很的酒杯,輕輕地淺嚐了一口。「果然!」 「亞曼,真不知你這是貶損還是讚美我的店。」是一把帶著口音的男人聲音。 基斯杜抬起頭,說話的一個調酒師打扮的人,可是光線太過昏暗的緣故,樣子完全看不清楚。剛才一直沒有特別留意到這個人,大概給他調雞尾酒的也是他。 「水晶,給你介紹,這位是酒館的老闆,陸壐。」 這個名字…? 「幸會,我是——」正想自我介紹卻給打住了。 「基斯杜.諾斯.萊昆爾,是位身份頗為特殊的客人呢!」 「咦、你怎麼知道?呃、是亞曼之前提及過吧。」 亞曼搖了搖頭,「水晶,千萬別少看這位調酒師的情報能力。」 「呃、原來如此。這個名字的發音,聽起來好像是東方國度的——」 「猜得沒錯,基斯杜先生不也認識一個由東方來的朋友的嗎?」話畢,被叫作陸壐的人走到光線充足的前方,一直藏於黑暗中的臉孔終於展露出來。 「啊!陸壐……學長?」 「好久不見。」陸壐溫柔的笑容掛上了臉上。那是一張充滿東方男子美態的臉孔,有別於黑騎士副團長詩高爾的異國之美,陸壐的東方氣質十分豐盈,可說是純血的東方人,烏亮的黑色短髮和眼睛,東方種族特有的臉型和體格都是證明。 這一切,基斯杜都清楚不過,如果是關於這位從前頗為要好的學長的一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