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Sindënamna灰色的法則 –第七章–

第七章
 
辛辣的酒意在舌尖擴散,麻醉了用者的心靈。
「這裡的酒果然有點與別不同。」基斯杜放下酒杯,抬起微紅的臉,對著陸壐微微笑了笑。
「基斯杜喜歡就好了。」陸壐回以溫柔的笑容。基斯杜沒法想像這麼溫約的男子竟然會開一間如此不尋常的酒館,並且和黑暗世界中各行各業的人接觸。
但他還是沒有問陸壐他們當天在騎士學校分別以後發生過什麼事,他覺得還不是時候。而且,現在亞曼在他旁邊,也不想在他面前說太多以外的事——從他看到他們相認一刻臉上的微妙變化中,基斯杜估計亞曼之前想也沒有想過陸壐剛好也認識基斯杜。也許亞曼跟陸壐的交情不淺,但本來只是應約者身分的人,突然在這裡與以前的學長敘舊般地對話,亞曼大概心裡也會有點不是味兒吧。
想到自己居然為亞曼弗茲拉托格斯的感受考量到這個地步,基斯杜感到很不可思議,一下子腦海充滿著疑惑。
「吶,真沒想到壐你一早認識我們這位可愛的白騎士團長——雖然對你之前的身分已有一能程度的了解。」
「不…不用加上多餘的形容詞…」基斯杜抗議道。
「對,我也沒想到,也許這叫作緣分吧。」陸壐笑道。
「?!」
「別誤會,其實讓客人來到這裡為他們消解種種疑惑已是緣的一種。」
「消解疑惑?」基斯杜臉上閃過剎那的疑問。原來如此。門外寫上的「迷茫的消解」有這一重的意思。
「壐,明明接受你提供情報的人都付了龐大的報酬啊。」亞曼放下酒杯,意味深長地揚起了嘴角。
陸壐輕笑一聲,「緣和金錢也不是對立的嘛。好吧,現在就來兌現我們的『緣』吧。」
吧檯後這位東方臉孔的調酒師,徐徐退到酒櫃那邊,在整齊排列著的酒瓶後抽出一個小小的黑色盒子,然後回到兩位騎士團團長前面。
 
再回到吧檯後,他收起了才不久前一臉的和藹可親,凝重地看著眼前二人,十指相扣按住了黑盒。
「最近的平靜,是有人故意製造的假象。」
沒有打斷,聽話者任由說話者繼續說下去。
「相信這一點,你們早已看出。有一個組織——基於某些保密協議,我不能在這裡直接把名字說出來,相信你們能夠體諒——它的假寶石工場經過早前的所謂『打擊』之後,仍然繼續運作。」
黑白騎士二人臉上都稍微露出驚訝之色,但一瞬即逝。這個不記名的組織無庸置疑,就是炎亞,但沒想到原來他們從來沒有把皇家騎士團做的任何行動放在眼內,還在繼續他們的犯法行為。
「經過這次重新調整後,所有東西還是隱藏得非常好,就好像從來與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一樣,不著痕跡。」說到這裡,陸壐突然站直身子,「啊唔,總覺得這回話說得有點多了,總而言之,這次的情報只是這個。」
他把一直按在手心下的小黑盒,推到二人的面前。「不能在我面前打開,所以請容許我先行退下。失禮了。」說完,陸壐離開了吧檯前,走到其他客人中間,回復一貫的表現。
 
基斯杜望向亞曼,二人同時點了點頭,然後由基斯杜打開了盒子一道足以讓二人看到裡面的縫隙。那是一張工作通行證,好像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東西,他們卻再一次暗暗吃了一驚。
那是一張工場工作的通行證,雖然表面有各種各樣的掩飾,但不難推想到這就是炎亞製造假寶石的工場的通行證。
而讓他們動搖的是,簽發工作證的並不是什麼強大的家族,或者財閥,而是一個國家!一個長年處於乾旱的大陸中心的野心國度。
基斯杜重新合上盒子,雙手牢牢地捏緊這個載著罪惡痕跡的容器,以致手背現出了憤怒的青筋。
 
覆蓋著的沙礫漸漸被清風撥開,某些埋藏著的條理似乎開始展現出來:何以這個萬惡的組織能夠如此肆無忌憚、何以一切能如此不著痕跡……那是賭上人民的犯罪……
 
突然,憤怒的雙手被一隻略欠體溫的大手包裹起來。
基斯杜從無盡的思索中回到現實,愕然的定睛一看,才知道那是屬於亞曼的安撫他的手。
被觸碰的少年心中略為沉實了,思路又回復一貫的清晰。也許之前是受酒精和這裡奇異陌生的氣氛作用下,心緒不免受到影響。
這大手雖然談不上溫暖,但卻莫名地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沉沉的壓在他緊緊抓著盒子的雙手上,似不讓任何東西輕易溜走。
「希望把你帶來不是個錯誤的決定。」耳畔,響起了厚重的男人的聲音。
「不會,這次總算是不枉此行。」
「可是,我不希望代價是要在你的臉上繫上如此悲傷憤怨的表情。」說罷,亞曼把臉慢慢逼近基斯杜略帶緋紅的臉。
是因為酒精還沒有完全消散嗎?基斯杜甚至不懂如何反應,容讓酒精牢牢地把他鎖在這個位子上。
亞曼另一隻手扶住基斯杜的臉龐,一張俊臉在少年的眼瞳中漸漸放大,四片唇瓣在交疊的一瞬,基斯杜撇下了頭避開了。
亞曼也止住了動作,只是垂下眼簾,寬容地輕輕一笑。
「這個盒子,請讓我先帶回去。失禮了。」基斯杜站起了身子,心跳不止。
帶著比思考炎亞的問題更複雜的心情,他步出了這間謎一般的酒館,暫時離開了那個同樣充滿謎團的、讓他如此方亂失寸的男人。
 
 
 
 
在辦公室內,基斯杜如常坐在書桌前,卻難得的不是在處理文件。他發出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嘆息,盯著手中的小黑盒。裡面放著的東西是他永遠不想看到的…至於陸壐如何得來,他也不願去猜測。
以他的推測那個集團的規模相當龐大,以它涉足不同領域的犯罪以及處理手法,他不難窺見。但背後支持的竟然是一個國家!不論是那個國家經營黑暗組織還是與那個組織達成的協定…這都不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樂意看見的事情。
…這個發現定會震驚整個大陸。謬然把證據公開不但會打草驚蛇,亦不能有效打撃罪案及一舉把炎亞除滅…何況他和亞曼都未能掌握炎亞的實質規模有多大。看炎亞對待泰德瑞拉事件的態度,他保守估計炎亞在奧萊伊擁有至少兩個輸出假寶石的途徑。
所以現在,要先抽出那些炎亞在奧萊伊埋設的爪牙!
基斯杜下了決定,就把小黑盒放到桌上,起來整裝,又把披風披上。
兩聲象徵式的敲門後,打開門的是馮斯。
「誒…基斯杜大人要出去?」他留意到桌上的小黑盒。
「嗯,我要晉見陛下。」基斯杜習慣性的輕撥瀏海。
「好的,有什麼要交代我的嗎?」
基斯杜想了想,說:「請你和伊汶盡快整理出兩年前起,跟鐸斯有聯繫的寶石商家名單給我。」
馮斯一皺眉:「有什麼事發生了嗎?」
「…有關的事情我回來再跟你說。」基斯杜遲疑了一下,這樣回答。
馮斯直覺事情跟亞曼弗茲.拉托格斯也脫不了關係,自昨日基斯杜跟拉托格斯外出回來就一臉恍惚的直至現在。但他現在只能等待。
「我明白了。請慢走。」他略略欠身,替基斯杜推門。
 
 
當基斯杜在等候通傳時,奧爾斯就來了。穿過長長的走廊,他被領到書房去。
「陛下,諾斯來了。」
意料之內的,亞曼早已坐席書桌前。
「陛下。」他欠身行禮,又對亞曼輕點頭示意。
亞蘭韋的紫眸閃過一絲興味,快得只有熟悉他的奧爾斯捕捉到。「坐吧,諾斯。」
基斯杜坐下來,奧爾斯隨即把上等紅茶放到他面前,讓他意外了一下:「麻煩大人了。」
「只有我們不用拘謹的。」奧爾斯微微笑了。
基斯杜勾了勾嘴角,淺笑一閃即逝,因為接下來的對話怎樣都輕鬆不了。
「相信…亞曼已經跟陛下您匯報了吧?」基斯杜看了看亞曼。
「大略知道了,但_想看看。你有帶來吧?」
「是的。」基斯杜把黑盒子放到桌上,輕輕推前。
亞蘭韋打開小黑盒,眼神漸漸變得深邃,他不發一言的把盒子遞給奧爾斯保管,然後靠到椅背上閉目思考。良久,他才問:「告訴_你們的看法。」
亞曼與基斯杜交換了個眼神,由亞曼先提出。「陛下也知道自上次泰德瑞拉事件後…」
基斯杜突然想,何時他們竟有默契只靠眼神就知道對方的想法…不是,現在才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基斯杜驚覺自己的出神,不禁咬咬唇。
亞蘭韋等人注意到他的小動作也只認為他是為事件感到憤怒。
「因此,我認為首先我們要抽出在奧萊伊的炎亞成員。而目前,我們也有少量名字在手。水晶認為呢?」亞曼轉向基斯杜。
「…我也同意,要把他們完全除滅,先要整治好本國內的狀況…至少要把他們都控制才能有足夠的證據及線索去把炎亞和那個國家的野心消滅。」基斯杜垂眼:「因此我亦想請陛下批准我把黑騎士的存在告訴皇家騎士團的正騎士們。」
亞蘭韋沉吟了。
「我認為也有這個需要,陛下。」亞曼認為讓他們知道只是遲早的事,那倒不如早點知道好讓他們的合作順利一點。
「好,准了。但_不要皇家騎士團以外的人知道。還有這件事也不能走漏一點風聲。」
「是。」
「遵命。」
「都出去吧。」亞蘭韋閉了閉眼。
「臣告退。」二人起來,亞曼紳士的推門讓基斯杜先走。
無意中回頭的一眼,基斯杜看到亞蘭韋略顯疲態的把奧爾斯拉到懷中。他不禁臉紅了紅。
亞曼不禁好笑的伸手從後掩著基斯杜的眼,邊把他帶走。
「水晶不懂得『非禮勿視』嗎?」他低低的在基斯杜耳邊說。
這樣就臉紅,那要是親吻的話豈不就暈倒了? 亞曼不禁想像。
基斯杜輕咬唇把亞曼的手拉開,輕嗔:「那是無意!」殊不知自己的模樣有多誘人。
「好、好…」亞曼輕笑,回復些許正經的問:「那水晶決定何時把我們正式介紹?」
「…請給我些時間先把事件都解釋清楚。」
「好,那明天晚上九點,在『玥』見面再告訴我吧。」亞曼笑吟吟的訂下約定。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