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Sindënamna灰色的法則 –第八章–

第八章

 

輕輕的把背靠上哥哥,青年的綠眸裡盛載著迷茫,這種對他來說相當陌生的情緒。自小他們受的教育都嚴謹的明辨是非道義,剛剛所得知的消息就好像抵觸了那條白色的界線。但那個背後的人可是「國王」…那個高貴的人啊。

奧斯文輕輕推開靠在他身上的古法爾,捧起與他相差無異的臉,輕聲道:「告訴我你怎樣看這事。」

古法爾看進他的雙眸,卻發現那眸中竟無一絲迷茫或質疑。自小家人就常說奧斯文比他聰明得多,他也深深認同。

古法爾低下頭:「我不知道…黑與白,誰是誰非呢?我不禁疑慮一直做的到底是不是對的?」

奧斯文輕拍古法爾的肩,他知道古法爾性格單純,還未能明白那些政治黑暗。他不是沒有疑問過,但他明白而且相信,那個如光一樣的存在。

「古法爾,你相信團長嗎?」

「當然!」古法爾激動的回答。

「那麼就不用迷茫,只管相信團長的決定就好。團長跟你的價值觀相略,但他明白政治,以及自己所做的一切。你總有一天會弄明白的。」奧斯文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笑。

「嗯…」古法爾點點頭,他相信哥哥的說話準是沒錯的。

事實奧斯文對基斯杜的了解挺接近現實。

 

「奧斯文大人、古法爾大人,諾斯大人請您們到會議室。」敲門後,小侍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好的。」古法爾大聲回應。

奧斯文已經站起來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走吧。」他替古法爾拉好領子。

古法爾一推門卻看見一個全身黑色打扮的陌生人經過。他沒多想就把配劍拔出指向男人,身後的奧斯文也立即撲出硬生生的擋掉對方的一劍。

「你是誰?」古法爾厲聲質問,但任著哥哥把自己的劍按住。男人顯然沒把他放在眼內,只管把自己的劍收起。

「你…」

「古法爾,把劍收起來。」奧斯文按著衝動的弟弟:「他是黑騎士團的成員。」他看得清楚男人的劍術很高明,絕不是普通人能擁有。他轉過身有禮的欠身:「失禮了。」

「…不礙事。」男人把視線停留在他臉上,淡淡的說。

「容我為你帶路吧。」奧斯文沒有問男人的名字或是跑到宿舍來的原因。他知道那是不會有答案的,依他觀察所得。他把古法爾推了推前先走,自己與男人並肩而行:「請。」

男人輕輕點頭,邁開腳步。

突然,淡然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的手,沒事?」

奧斯文有點意外的抬眼看進深紫當中,揚起柔柔的淺笑道:「沒事,謝謝關心。」剛才隔住男人的一劍可讓他的右手麻了一會。沉默再漫延,倒是古法爾不自在了,他敏感的覺得後方的氣氛有點微妙。

「到了。」古法爾努了努嘴,把會議室門推開。

 

 

* 

 

 

第一次的合作行動在兩日後迅速展開。原因就在兩日前從陸壐那兒又得到了新的線索。

雖說亞曼和基斯杜都沒有把陸壐拉下水的意思,可他早已踏進了邊界,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置身事外,何況他一向疼愛的學弟是主事人之一,將來會遇到的危險比任何人都要大。即使,亞曼很強,但總有萬一的時候,他能做的只是盡力為他們平順道路。

 

看著指定的時間接近,但眾人仍未見基斯杜下來,奧斯文也未見蹤影。

亞曼好整以暇的坐在沙發等待,其餘的黑騎士成員也各自閉目凝神,坐不定的倒是馮斯了。

「我去看看…」才站起來抬頭,曼妙的身影就出現在樓梯,那是艾法羅的妹妹.艾緹雅。她揚起艷麗一笑,把身後的人請出來。

霎時大廳靜得連時鐘秒針的運行聲都聽得清楚。

略為纖瘦的身子包在剪裁貼身的禮服中,束腰的設計讓人覺得纖腰盈盈可握。黑色的服飾讓白晢的手臂、脖子及鎖骨更顯誘人的色彩。清緻的臉畫上了淡妝,頭髮挽成髮髻,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美得讓人屏息。

亞曼率先站起來步到樓梯下向人兒伸手,帶著害羞及薄怒,他還是乖乖的走下來,卻沒有理會亞曼的手,俓自走到眾人前,亞曼只好笑笑的站到他旁邊。同樣清麗可人的奧斯文也隨著基斯杜的腳步,站到一旁。

雖然說是為任務方便而變妝,可一想到讓亞蘭韋知道後的反應…他不禁臉部發燙。

不自然的輕咳一聲,基斯杜臉帶緋紅,宣告:「今日大家的工作分配都聽清楚,現在我再重覆。今天我們的任務是打擊由克勞家族舉辦的地外拍賣場,一舉捸捕,不容一個逃走。我、亞曼、奧斯文和L負責混到場內,搜集各種證據及線索。」

「詩高爾為首,連同艾法羅、狄亞、坎勒負責處理反抗的人士和護衛。馮斯、X、穆爾林、古法爾負責參賣家。請道格提斯和伊汶留守準備。這樣分配有沒有不清楚的地方?」

「沒有!」眾人都回過神來大聲回答。

「這是我們黑白兩團第一次合作,但絕對不容有失,請多方面互相配合,明白嗎?」

「知道!」

「是。」

「開始行動。」亞曼輕笑宣告。

 

 

盡力壓下羞怯的情緒,基斯杜挽著亞曼的手踏進了地下拍賣會場,他們被安排坐在二樓的一閣包箱,同坐的除了L和奧斯文,還有一對男女。四周的燈光暗下來,只有中央的舞台打著大燈,一個年輕的男人走出來行了個禮道:「歡迎各位光臨第八分區拍賣場,今天的商品種類不多,但質素上等,希望合各位的心意。拍賣正式開始,我們帶出編號8101!」主持人高聲的說,一揚手,身後的大布幕就被拉開。

 

基斯杜緊抓著座位的扶手,抑壓著心中的狂怒,他多番想衝動的站起來、立即離開這個地方,要把所有人都捸捕,但他知道時候未到,他要忍住。

亞曼察覺到基斯杜的怒氣,立即握過他的手,又把基斯杜圈到懷中,悄聲安撫。卻裝出興致缺缺,在跟女伴打情罵俏的樣子。基斯杜深知道亞曼在替他掩飾,所以也沒掙扎,任著亞曼環著他。

放眼回到場中央,一個身上罩著白色輕紗的女少從幕後的籠子房間被帶出來。她眼光迷離,全身發軟的躺在軟墊上被兩個僕人打扮的男子抬出來,放到中央的水晶桌子上。主持人開口介紹:「編號8001,來自納徹提歌,年齡16。別看納徹提歌長年冰冷雪封,女人可是熱情如火…」主持人繞到少女身後,把手指輕輕滑過少女的大腿,少女立即發出了甜膩的叫聲。

「坐起來。」主持人吩咐,少女順從的勉強坐起。主持人從一旁拿出沾著花蜜的棒子遞到少女面前,少女立即伸出小舌小口舔著,身體的姿態換成如貓咪一樣。看到這裡,場的四周爆發出喘氣聲、興奮的叫聲、談論聲…

就算多遲鈍的人都會知道這個「貨品的用途」。

「請稍安。」主持人停止了對少女的逗弄,對眾人笑了笑:「編號8001開價2000奧萊伊幣。」熱烈的叫賣開始了。

 

基斯杜眼裡只有痛心與憐惜,在未能反應之間,亞曼就拉著他起身,對身後的護衛說:「她有點不適,我們出去透個氣。」他親密的環著基斯杜的腰,神色曖昧。那守衛了然的一笑:「客人請隨便,若有需要,轉左走到盡頭就有客房的了。」

亞曼暗中對L打了個眼色,給守衛賞了個錢就偕同基斯杜離開包箱。

「我真的需要透個氣。」基斯杜輕輕嘆了口氣。「我們行動吧。」

「書房在二樓。」亞曼簡潔的道。

在觀察過四周,避過守衛後,他們到達了二樓,卻發現無人看守。他們小心翼翼的往目標前進,卻在三個房間的距離,書房房門猛地打開,亞曼立即機警的把基斯杜拉到窗口,讓窗簾把二人都遮掩了大半。他雙手按到窗上,把基斯杜整個人困在中間。
「有人正在過來。」他對基斯杜耳語,二人靠得很近,基斯杜不禁垂下眼,雙頰泛紅,卻不敢亂動。

 

「誰人?!」男人厲聲的問,並把劍拔出指向亞曼。

亞曼轉過頭,把基斯杜整個人抱在懷裡以身體擋住。沉穩的對來人笑了笑,道:「抱歉打擾到您。這裡是禁區嗎?」困惑的面具完美無瑕。

「對,這裡是主人的區域,一般客人不能來的。」男人語氣稍緩,但仍是一臉冷然。

「真的很抱歉,沒注意到。」亞曼勾起個歉意的笑,又帶了點曖昧的輕擁了基那杜一下。

男人冷淡的一點頭,下了逐客令:「請到樓下去吧。」

亞曼嘴上應著:「我們現在就離開…」卻在男人不防備的一刻轉身以刀柄刺向男人,男人悶哼一聲倒下,亞曼立即接著那身軀把男人快速的搬到黑暗處。

無聲的與基斯杜交換了個眼神,基斯杜一定心神,跑到書房門前,先貼上細聽了一下,待亞曼也準備好了,他有節奏的敲門。

就在門打開的一瞬,亞曼就已經出手。
接下倒下來的男人,一看,基斯杜淡淡的一勾嘴唇:「抓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