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Sindënamna灰色的法則 –第十章–

第十章
 
 
「不要把你們黑騎士正副團長的不正常關係,套用在白騎士身上,我只是討厭為那個人製造跟基斯杜單獨相處的機會而已。」
「唷,我和亞曼的關係可是正常得跟你和你家團長一樣啊。」詩高爾笑裡多了點惡作劇的意味。
被人揭穿一直想要隱瞞的事情,還要是一個自己討厭的人,馮斯氣不過,整張臉的溫度降至零點,「你心知肚明。」也顧不上自己無禮的表現,他隨即轉身離開,繼續與詩高爾對話只會讓他有衝動撕掉那張嘴。
 
看著馮斯略為僵硬的背影,詩高爾輕輕的笑了。
「那不是很明顯嗎?看來只有團長大人沒察覺吧。」
 
 
書房內,亞曼看基斯杜平靜臉下的緊張,臉上的線條不禁又柔和一分。「不用緊張,你先坐下來談吧。」他移身到書桌前,瞄到桌上放著的文件:「是口供?」
「嗯…是的。」基斯杜緩緩坐下來,伸手輕輕一按發痛的太陽穴。「可是資料都很零碎,也有錯誤的。」
「也是意料之內。」亞曼淡淡的道。
基斯杜一抿唇。他也深深的認同,但心裡還是不好受。
「但有一個不知是好壞的消息。」
基斯杜以眼神詢問。
「從陛下那兒得到的,一封來自斯加路德的邀請函。」亞曼勾起興味的微笑,把懷內的信件遞上。基斯杜接過,把精緻的信紙拿出,細細閱讀。
「基斯杜也應該知道,炎亞並不是由奧萊伊堀起,而是鐸斯。」見基斯杜經經點了頭,他接下去:「它在奧萊伊的勢力擴展速度大家都有目共睹。同時間,它也在其餘國家擴展。根據斯加路德的線報提供,炎亞在該國的勢力急速坐大至不能再容忍的地步,所以斯加路德國王送來了邀請函希望我們出力協助。」
基斯杜放下信件,靜靜的思考了一會,「我好奇斯加路德國王希望我們怎樣協助呢?這可只是一封普通的邀請信,並沒有透露任何線索啊。」他把信件摺好放到桌上,略略一放鬆把背靠到椅中,「這是他們的國務事,不單是民生問題,更牽涉到政治層面,我們在哪個方面都沒理由提供協助的。」
「水晶點出問題所在了。但以現在的事態,斯加路德國王慌得連簡單的道理都沒想清楚到就發信過來了。」亞曼笑裡滲著嘲諷。
「已經牽涉到皇位鬥爭嗎?」
「聰明。」亞曼讚賞的笑了,手支起下巴興味的問:「呵…你不認為斯加路德也需要換個國王了嗎?」
基斯杜不禁詫異的看進那雙妖紅的眸子。
「你瘋了…」但亞曼眼裡的認真讓他知道他並不是開玩笑。
基斯杜深深看著亞曼臉上的表情,最後輕輕嘆了口氣。
「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認同你…」羽睫輕輕垂下,沒有看到亞曼眼中一閃而過的異樣情感,他接下去,「…讓我們先請示陛下吧。」
 
      * *
 
「我反對。」少年神色僵硬,態度不如往常的從容溫和。
「你知道我只是代表陛下到斯德路加出席婚禮…」基斯杜好脾氣的解釋。
「但跟那個人去的話,原因就不會那麼簡單了!」
基斯杜暗嘆一口氣:「他始終還是我們的外交官啊…」
「外交官…大家都心知這個只是個愰子!」說話近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
「馮斯…」
看見青年難為的神色,他心不禁有一絲動搖,但更多的不安把他籠罩住。他有強烈的感覺他將會失去什麼,即使,他從未擁有過…
「請讓我同去!」
「你知道不行的。」
「請讓我同去!」馮斯絲毫不肯退讓。
「現在你是逼我用團長的身份下命令麼?」馮斯倔強的態度讓基斯杜也氣惱起來,語氣也轉為冰冷。
「我…」
「你知道我這次去是有任務在身,身為副團長的你就當負起責任看守騎士團!難道你忘了自己的職責?!加入皇室騎士團時起的誓你都忘得一光二淨了麼?!」基斯杜毫不留情的放下重話:「你若是再不清醒,那麼皇室騎士團不再需要你。」
基斯杜的話猶如一把度閃電,把馮斯的黑夜劃破。身體猛地一震,懊惱、自責、狼狽瞬間把他淹沒。
他怎可以忘記自小所接受的教育,還有家裡所託付的期望呢?
緊緊握著抖顫的拳頭,深深的吸了口氣讓自已鎮靜。
「…對不起,是我失禮了。」他真誠的向基斯杜鞠躬,「在你不在的期間我會好好代理團長一職。」
基斯杜深深看他一眼,才淡淡的說:「嗯。艾法羅會留守協助你。」
馮斯一驚:「但,基斯杜…」
「不用多說,這次我只會帶奧斯文,古法爾和道格提斯同去。」基斯杜了解馮斯的擔心的個性,這個決定也不是意氣的說話,而是亞蘭韋陛下一定需要他們的隨時協助。這次的出行定會困難重重,他需要預算各種可能及應變方案,馮斯與艾法羅合作管理團務他才能放心出行,他也需要他們隨時的援助。
「…我明白了。」
 
 
以亞曼及基斯杜為首,連同奧斯文、L、10人副騎士小隊及一大隊隨行侍者,總數大約50人的隊伍就要出行。
執政管之一的法利日斯則代表亞蘭韋在城門送別隊伍。男人揚起太陽都為之失色的笑,誠懇的語調及自信的語氣把傳統客套的說話轉化成鼓舞人心的致詞,嗯,讓人有種這次是去遠征不是觀禮…
基斯杜向法利日斯點頭致意,轉向一旁的馮斯和艾法羅,也沒多說一句話,只是拍拍他們的肩就上馬了。
外交使團正式出發,馮斯眼帶憂鬱的目送一眾離去,艾法羅一臂掛上馮斯,笑說:「不要擔心啦,有奧斯文和道格提斯在,會好好替你照顧團長的~」
馮斯機械式的點點頭,自前天跟基斯杜口角後,他們就沒再說過一句話。
啊…真是少年的憂鬱。 馮斯嘆了口氣。
「是說,古法爾不是一同去的嗎?怎不見他?」艾法羅張望著。
突然,騎士小隊中一個黑髮的青年回頭看了看,艾法羅不禁驚訝的張著嘴。
馮斯也不禁笑起來,「真有他的…哈。」
艾法羅搔搔頭,笑了:「那不用擔心什麼了,我們回去吧。」
 
艾法羅使力把馮斯轉到皇宮方向,馮斯笑了起來,那是他們二人小時候常常做的。當艾法羅邊走邊埋怨家族催促他結婚的時候,馮斯注意到角落的黑色影子。
他停了下來,本想要直接無視回去,腳卻不自覺止住了。
「…艾法羅,你先回去吧。」
「看見朋友了?」艾法羅隨意的問,眼卻凌厲的瞟向黑影所在的暗處。
馮斯不發一言,只是輕扯嘴角就提腳往那人走去,艾法羅只好努努嘴,自己先行回去。
他並沒有在那人前站定,而是越過了他往小巷更深處走,直至沒有人能會打擾到他們的盡處。
「怎麼,怕被看見麼?」率先打破沉默的是詩高爾,他嘴角勾起常見的戲謔一笑。
「當然,我討厭黑暗沾邊。」馮斯嘲諷的笑,環著雙臂靠在牆上,也沒看詩高爾一眼。
「這樣說真傷我心吶。」語氣卻是毫不在意的。
「廢話少說,到底有什麼事?」
「真冷淡。」詩高爾輕笑:「現在我們可是有同等的職任在身啊。」
馮斯抬頭冷冷的盯著詩高爾:「別再轉彎抹角了。」
「終於肯看我啦。」詩高爾還是調笑著。
馮斯的怒火再次被挑起:「你!」
「我只是想說,我們該合作為我們的團長作支援。」
「…為什麼要合作?」馮斯沒有轉身:「沒有黑騎士團的配合我們仍能替基斯杜作後援。」
「可是自由進出國外及線報收集呢?」
「……」馮斯雖然氣怒,可是他心底也清楚明白皇室騎士團的限制。「既然是這樣,那就合作吧。」
「成。」突然男人的氣息靠近,他竟然無聲息的走到他的背後!
馮斯一驚,正想要拉開彼此的距離,詩高爾突然伸手把他頭上的髮圈拿掉。
一頭粉色長髮如瀑傾下,詩高爾讚嘆的說,「還是放下來比較適合你。」
馮斯臉上霎現霞紅,沒再多說一句便快步逃離這個男人身邊。
男人目送身影倉皇的離開,眼裡的顏色又深了一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