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 雙胞胎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彷彿鏡中的映像是屬於另一個人。她伸手一抹,笑笑把念頭拋開。

「詩瑤,妳好了沒有?」母親敲門:「文淵在樓下等著。」

「好了。」她大聲回答,看了鏡中自己一眼,確保自己衣妝都是最明豔照人後,把手袋一挽就出門去。
文淵是她交往了三年,關係相當親密的男朋友。自前天起他就神秘兮兮的說要給她一個大驚喜,無論她怎樣撒嬌,他都說:「到時候妳就會知道啦。」

讓她的好奇心吊得高高的。

把車子駛到他們倆經常去的日本餐廳附近停泊,文淵挽著她的手走進餐廳。

「李先生、葉小姐,歡迎光臨。」經理一見他們走進立即走前相迎。「房間依舊是菊間。」他把他們領前去,恭敬的把門拉開。

意外地,房間內已有人,那是位長髮的女性,低著頭背門而坐。

詩瑤心中起了一絲異樣,不禁問:「這位是…?」

女生聽到她的聲音,終於緩緩的轉身把臉露出。

「初次見面,姐姐。」

姐姐,詩瑤聽到她說。

多麼陌生的聲音,多麼陌生的名詞。但她無法否認。

詩瑤跪坐在女生前,伸手撫上她的五官。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就連她肌膚的觸感都是那麼熟悉,就跟自己的一模一樣。

「是雙胞胎啊。」文淵把手放到詩瑤肩上。

她一顫。


「是的,是的。姐姐。」另一個自己這樣說。

 


詩瑤問:「妳的名字是?」

「詩玟,我叫詩玟。」妹妹溫婉的回答。

詩瑤轉過頭問,「文淵你怎樣認識到詩玟的?」

「妳也知道,近日我在跟進舊區重建的計劃,就在實地視察的時候遇上了詩玟,還真嚇了一大跳呢。」

這時詩瑤才察覺到詩玟身上所穿的都是廉價的衣服,即使是乾乾淨淨的,也看得出已經十分舊了。

「告訴我妳這些年來的經歷吧。」


 

詩玟告訴詩瑤,她們一出生母親就死了,父親把她們送到孤兒院就失蹤了,就在兩歲的時候,詩瑤先被李家收養,詩玟則是在六歲時被收養,但收養詩玟的家庭在金融風暴後就掉到貧窮線,所以詩玟中三畢業後就再沒機會讀書了。詩玟這樣說的時候,臉上的笑也透出一絲絲勉強。詩瑤只能拍拍她的肩。


 

「但能重見姐姐實在太好了。」妹妹這樣說,臉上揚起滿足的笑。

 

 

 


再次看著鏡中的自己,她終於明白自小就有的奇怪感覺原來源自雙胞胎妹妹。

但還是有差別的。 詩瑤仔細的品味自己的五官,然後勾起一個妍麗的笑。

 

電話鈴聲響起,她看也沒看就隨手一按:「你好,我是詩瑤。」

「怎麼剛才我叫妳也不回應!」好友在電話一頭哇哇大叫。

「嗯?何時的事?」詩瑤疑惑的回想。「妳在哪兒看到我?」

「就在某區的宜益大廈附近啊!我還見文淵在妳旁邊。」

「啊…是嗎?」詩瑤掛著笑回答:「抱歉啦,剛在跟文淵說話都沒注意到。下次再補償妳午餐吧!」

東拉西扯的又聊了數十分鐘才掛線,詩瑤輕輕的放下電話,緊盯著鏡中人,喃喃自語。

「但還是一個就夠了。」


 


 

數日後,報紙上出現一篇女職員挪用公款被發現上吊自殺的報導。

「詩瑤!」文淵一看到就趕到李家。他樣子非常的震驚,手還握著那篇報導。

詩瑤淚如雨下的撲到他懷中,啜泣著說:「那、那是…那是詩玟啊!」

文淵擁著她跌坐在床上,呆呆的看著報紙。幾天前女朋友才相認的妹妹竟這樣就離世,實在太突然了。
「…我不相信詩玟會挪用公款。」文淵這樣說。

「我也不相信啊!我一看就知道妹妹是很善良的,絕不會做這種事的!」詩瑤心痛的叫。

「找人查一下吧。」文淵提議,「至少把公道還她…」他喃喃的說。

「…嗯。」詩瑤漸漸把淚收回。「嗯。我會的。」

 

詩瑤手中抱著一疊紙張,她一張一張的拋到火盤中,雙眼緊盯著火舌把紙張吞噬。

文淵從屋子走出花園,從後擁抱詩瑤。

「在燒什麼?」

「一些字句,給詩玟的。」

「有人說,雙胞胎是會有心電感應的吧?」詩瑤平靜的說,「但為什麼我什麼都感覺不到?」纖手撫上脖子,就是詩玟頸上的勒痕的位置。

「別想太多了,死者已矣。」文淵握住她的手:「進屋子去吧。」

「嗯。」詩瑤緩緩垂下眼簾,把最後一絲思緒斂下。

我是我。只是我。 她對自己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