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 花落的那一天

純白色的房間內,充斥著獨有的消毒藥水味,伴著儀器所發出「嗶-嗶-」的聲音,奇異地營造了一個祥和的空間。 一陣強風把窗簾揚起,幾片樹葉偷偷闖了進來。 伏在床邊的人眼皮輕顫,緩緩的張開眼。視野內是一隻放大的蒼老的手,他眨了眨眼,然後挺身坐直。習慣地朝儀器一看,有點失望的回過頭看著床上的人,他淡淡的說:「為什麼妳還未死去呢。」 「為什麼你還未死去!」女人打扭曲的臉成了他最大的夢魘,即使多年後,仍是清清楚楚的在他眼前呈現。 「姐!快住手!」他的小姨費盡力氣的要拉著那個名為母親的女人:「妳這樣會打死他的!」 「放開我!他該死!他該死!」 他不發一聲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態度淡漠得不像一個六歲孩童。 額角隱隱在痛,有些溫熱的液體滑下臉頰,他想抬手擦,才想起:啊,手已經不能動了。微微轉過頭看鏡子裡的自己,視野已變為紅色。 流血了。難怪會覺得暈眩。 他眨眨眼,把視線轉回原處。 母親已經從拼命掙扎,轉而咬了小姨一口。小姨吃痛,就把手放開了。 我合上眼,把身子蜷縮成初生嬰兒狀,迎接著痛楚。 在陷入黑暗之前,那一句「你該死」還在耳邊徊響著。 他站來,把床頭的花丟進垃圾桶,又把花瓶的水給倒了。 「我出去買花。」縱使床上的人不會有回應,他仍是習慣的道了句。 突然,儀器響聲大作,他一怔,有點遲緩的跑出病房喊叫醫生。 「先生請您先讓開!」護士小姐急急的把他拉到一旁,當值醫生已經在進行急救。 「病人血壓急降!心跳加速到心臟不能再負荷!」 「快替她打鎮定劑…」 聲音離他很遠,他只是定定的盯著床上的人。他好像很久沒好好看過她的容貌,因為她不允許。 床上的人容貌連一點往日的美都尋不著了,曾經用來打他的手也不能再抬起,原本苭條的身段早已變得只剩皮包骨。 身體不停的抽搐,充滿血絲的眼猛地掙開,並向他看來。 他嘴角不禁揚起。 報應。 他無聲的說。 女人是看懂了不是,也沒關係了。 她眼白一反,也不再動了。 「記錄病人死亡時間,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時間…」 他轉頭看著窗外,不知何時,樹上的梨花已經全都落下。 「請節哀。」醫生公式的跟他說。 「謝謝你。」他側頰,「我會。」 午後的陽光灑到他身上,暖暖的。窗外飄散著梨花的餘香,他滿滿的吸了一口,揚起嘴角,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