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深處

關於部落格
-推薦感謝(微笑)-

-連接請隨意-

-初來請按頭像看自介-

  • 15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奇幻] 聖巫師團學園記.第一章

+ + + + + + + + + + + + + + + + -序曲.戰爭- 人類的貪心﹑嫉妒﹑爭恨﹑猜忌… 心中的黑暗把原始的白都吞噬了。 國家與國家之間隱藏的張力爆發, 戰事隨即發起。 峰煙四起,戰火漫天… 污氣敝天,日與夜都分不清。 剩下的,只有無盡的黑暗和火紅。 炮彈聲也及不上人們的哀號和哭泣, 熊熊火光亦及不上鮮血的腥紅… 但有一群人, 在魔物衝破結界闖到人間大肆殺戮的時候 仍有一群人默默地在祈禱。 原決心毀滅人界的神,不忍看見最後的善被摧毀, 於是派出了使者把這群人帶到巫界。 然而,魔物殺死了其中數名使者,並把他們的屍體踏於腳下, 無聲的宣戰。 盛怒的神接下了戰帖,派出天軍,雙方於人界展開大戰。 人類的戰爭,竟演變成神魔聖戰… 處於中立的巫界亦無可避免的受到破壞, 為了拯救人﹑神﹑魔﹑巫四界,令世界回復平衡, 以雨未沙為首的五位權能的巫師毅然肩負起重任。 經過漫長﹑黑暗的二十年,戰爭終於停止。 敝天的污氣得以驅散,光明重臨大地。 神﹑魔﹑巫三界訂下了契約, 世界回復平衡。 五位巫師達成了期望,但卻犧牲了自己… 為了紀念逝去的偉大之士,以及重整巫界, 五位巫師的追隨者以他們的名字各立了國, 並由他們的後裔為王。 戰爭後剩下的人類則跟隨巫師們生活在巫界, 因為,人界連一塊乾淨的土地都沒有, 餘下的,只有穢土… 這些穢土成為了灰色地帶,讓巫師﹑魔物來往的墮落之地。 人類為此懊悔不已… 但所有已成事實, 後悔亦變得無意義。 戰後的九九五年來,神﹑魔﹑巫三界一直相安無事, 只是偶爾有不守規的。 然而,黑暗已蠢蠢欲動… -第一章.緣起- 1- 留著及腰烏髮,年約25的美麗女子把沾水的雙手輕輕的在圍裙上抺了抺,正要揚聲叫喚家人的時候,一隻全身雪白的雪鴞從窗口飛進來,把腳爪下的信丟到桌上。女子舉起右手,雪鴞乖巧的停在她手臂上。她寵溺的掃了掃雪鴞柔軟的羽毛,從餐桌拿起信,反轉後面一看,不禁怔了一下,懷疑自己有沒有看錯。 回過神來,一向鎮靜的她興奮的大叫:「老公——」 一天美好的早晨,就在她的叫喊下展開。 * * *  「好了,我們現在去挑魔杖吧! 快過來啦。」歌靜影叫喚著落後的兩個女孩。 「靜影媽媽,妳走慢一點好嗎…」用紅色緞帶綁住及腿長髮的女孩求堯似的道,見歌靜影還是沒反應,她轉過頭跟妹妹說:「都不知是誰要上學去,她比我們還要熱心呢!」 有著一樣臉蛋的妹妹淺淺的微笑起來,唯一的不同是頭上的緞帶的顏色。 她們是雙胞胎。 走進店內,幸運的沒有其他客人。 「歡迎啊,美麗的小姐們。想要怎樣的魔杖? 想要什麼木材造的?」 「櫻,妳先選吧!」歌靜影道。 「嗯…我要櫻樹造的。」頭戴紅色緞帶的閻赤櫻考慮了一下,答道。 「好的,那另一位小姐呢?」店主推一推眼鏡問。 「請給我紫藤樹造的。」閻紫藤快速的答。 店主應了聲便轉過身去尋找適合的魔杖。 不一會,他拿了數個木盒子回來。 「請這位小姐先試吧。」老人打開007號的木盒遞給閻紫藤:「這加入了獨角獸的角。」 紫藤靜靜的拿起魔杖,她感覺到一股力量和暖流流入身體,漸漸充滿全身。她揚起了微笑,把魔杖放回木盒。 「怎麼了? 不合適嗎? 不要緊,還有這個…」 「不,很合適。謝謝你。」紫藤打斷店主。 「噢!那太好了。」老先生放下手上的木盒,換上了407號的盒子:「這位小姐,到妳了。這同樣是加入了獨角獸的角。」 赤櫻興沖沖的拿起魔杖揮了一下,火焰竟從魔杖端噴射出來。 店主訓練有素的避開了,可能已經見怪不怪了。 「真可惜,小姐,這魔杖不適合妳用呢。」店主拿回魔杖放回盒子,表示遺憾的道:「這是最後一支加有獨角獸的角的魔杖呢…」 赤櫻亦深感可惜,她可是很喜歡這支魔杖呢。 連續又試了好幾支魔杖,赤櫻終於找得合適的魔杖,是一支加入了天堂鳥羽毛的魔杖。 三人付過錢後,便轉到書店去買教科書。 赤櫻心裡始終都記掛著那支獨角獸角的魔杖。 書店內還算熱鬧的,靜影交代了一聲後便擠進教科部尋找適用的教科書了。 紫藤乘機的拿了好幾本書,準備交給靜影付錢。 赤櫻只好閒閒的坐到角落等待。 此時,一名身穿白色長袍,黑髮過肩的俊俏男生走過來搭訕:「嗨!」 赤櫻抬頭微笑:「你好。」 「妳來買教科書嗎?」 「嗯。」 「新生嗎?」 「嗯!」 「讀那一間學校?」 「聖巫師團學園呢!」赤櫻興奮的道。 男生露出一絲驚訝,到即笑道:「那妳就將會成為我的學妹了!」 赤櫻驚喜的笑了。 「我今年三年級了。」 「呵呵…我妹妹也會一起入讀呢!」赤櫻高興的說。 「妹妹?」 赤櫻用手指一指男生的背後。 男生轉過身又是一會的驚訝。 紫藤朝他輕輕的點頭。 男生又掛上了招牌笑容。 但紫藤沒有再理會他。 「櫻…」她淡淡的道:「要走了…」 「嗯!」赤櫻站起來拍拍裙子,爽朗的笑說:「我走了,再見了未來學長!」 「我叫南宮霽啊! 希望可以在我的學院見到妳們!」南宮霽朝跑遠的赤櫻喊。赤櫻轉身揮一揮手便走了。 今天真是沒有來錯呢… 南宮霽心想。 2- 由六匹翼馬的大型馬車準時的到達閻家門外。 「妳們快點出來吧!馬車已經到了!」歌靜影打開大門喚道。 閻赤櫻和閻紫藤兩姊妹吃力的把行李拉出。 在靜影的幫忙下,兩人放好了行李。 靜影逐一的吻了女兒的額,再三叮囑。 「好了,不要讓馬車久等了。」閻羽臣站在門口道。 「爸爸! 」赤櫻驚喜的叫,紫藤亦淺淺的微笑起來。 羽臣溫柔的笑:「妳們要加油啊!」 兩姊妹終於在父母不捨的目光下登上了馬車,她們在窗口揮揮手,馬車便起行了。 「怎麼起來了?」馬車漸漸遠去後,靜影回到屋內問道,雙手柔柔的撫上羽臣的俊臉。 羽臣摟住靜影,吻了一下她的眼角道:「女兒要離開嘛,一定要給她們鼓勵的。」 靜影甜甜的笑道:「好了,快去睡吧,不然晚上便沒精神的了。」 「妳陪我!」羽臣撒嬌似的道。 「知道了,你這個大孩子!」 * * * 登上馬車後,她們發覺車上還有一個漂亮的女生。 「妳好!」赤櫻主動的打了招呼。 紫藤還是維持她一貫作風,輕輕的點了個頭。 女生顯然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她有禮的點頭,笑著自我介紹:「妳們好,我是泰姬雅妮娜.庭西。」 「我是閻赤櫻,她是我的妹妹---紫藤。多多指教啊!」赤櫻開朗的笑道。 途中陸續有新生上車,轉眼間,赤櫻已跟所有人熟絡起來。 笑聲亦從不間斷。 紫藤靜靜的看著窗外風景飛快的跑過,遠遠看到法墨森林,她心中隱隱的覺得有絲異樣。 「不是危險的東西就好…」她自言自語的輕喃。 距離法墨森林只有數哩,車上的新生漸漸靜了下來,大慨都感到了那無形的壓力吧。 漸漸減速,馬車就在法墨森林的入口處停下來。大家正陷入困惑的時候,突然一道強光從車箱中央爆出,刺得眾人睜不開眼。強光慢慢減弱,轉成了柔和的藍光。 光由左至右從車頂開始移動,然後又換一行繼續移動,不一會,一篇文字就出現在大家眼前。 「  各位新生好。  首先歡迎各位加入聖巫師學園,  以下的時間請大家以腳前行,翼馬將會先行把各位的行李送到學園。  穿越森林時請小心不要傷害森林中任何生物,否則後果自負。  時間限制為6小時。  四國新生將會在同時間開始進入森林。  最快走出森林回到學校者將會有20分個人分及10分學院分。  之後的第2名有18分個人分,學院分9分。  第3名16分個人分,學院分8分,如此類推。  途中可以使用魔法或召喚精靈。  建議3~4人組隊前進。  時間寶貴,現在開始計時。  祝各位旅途愉快安全。                           校長                            西卡以教授                                      」 文字指示在空中浮動了一會,就漸漸消失不見。 看過指示後,不少人面露難色,因為法墨森林一向都以危險神秘著名。 紫藤不理會車上的其他新生,拿出魔杖後就跳了下車。赤櫻見道立即找出自己的魔杖跟著妹妹跳了下車。 「藤!」赤櫻叫住正要踏入森林的紫藤,紫藤停下來轉頭回望姊姊。 「我們就這樣進去嗎…?」赤櫻帶點猶豫的問。 「怎樣?怕嗎?」 「怎…怎會!」赤櫻逞強的道。 「那走吧。」紫藤說罷就欲轉身,一道清脆的嗓子又停住了她的腳步。 「請問我可以跟妳們一起走嗎?」泰姬雅妮娜問,優雅的下車。 「當然!」赤櫻高興的道,有多一人陪同比較安心。她跑過去熟稔的拉著泰姬雅妮娜的手:「一起出發了!」 紫藤輕輕點了頭便轉身踏入森林。 3- 一開始,路上並沒有人說話。 但赤櫻終於受不了悶的說:「庭西小姐...」 泰姬雅妮娜笑道:「叫我名字則可以,可以叫簡短的叫喔!」 赤櫻笑逐顏開:「好啊!我就叫妳泰姬喏!那妳叫我赤櫻吧!」 紫藤雖已習慣了姊姊特強的適應能力,但她必須問泰姬雅妮娜一些重要的問題:「姬,妳懂得用魔法嗎?」她轉頭問。 泰姬雅妮娜怔了一下,理所當然的道:「當然不懂啊!」 「那召喚精靈呢?」 泰姬雅妮娜搖頭。 紫藤沉默了一下,再問:「那妳知道自己有多少魔力嗎?」 「國師說我有2級。」 「那就好。」紫藤微揚嘴角道。 「怎麼這樣問?」赤櫻疑惑的問。 「這是我們的實力測試。」 赤櫻和泰姬雅妮娜對望了一眼。 「實力不夠的人會被送走。」紫藤繼續道。 「妳從那裡得知的?」赤櫻問。 紫藤沉默下來,只在心裡回答, 是風告訴了我呢... 非必要時她都不想太快讓人知道自己的實力。 赤櫻見紫藤不作聲,沒趣的抿了抿嘴,繼續和泰姬雅妮娜聊天。 漸漸的,四周暗了下來。不是天色的昏暗,而是高大的樹木和濃密的樹蔭把光都遮蔽了。 路亦隨著她們的深入漸漸開始不見。 「很昏暗呢...」泰姬雅妮娜帶點恐懼的抓住赤櫻的手臂。 赤櫻不以為以的笑了一笑,道:「放心吧!有我在!」 忘了提一點,其實赤櫻和紫藤是夜族和女巫的混血兒。所以她們有夜視的能力。 樹林周圍的環境她們都看得一清二楚,但為了只有巫師血統的泰姬雅妮娜,紫藤低吟了精靈語:「光之精靈啊,請為我們照明吧!」 白色的光球剎那間浮現,紫藤輕輕的用手托著它,問:「現在可以了嗎?」 泰姬雅妮娜被突如其來的光先嚇了一跳,再驚訝的脫口叫道:「妳...妳可以召喚精靈!」 就連赤櫻都愕然的張開了嘴。 「只能召喚初級的精靈。」紫藤不以為然的淡淡回答。 但赤櫻的反應可激烈了。 她叫嚷道:「怎麼連我也不知道妳懂得召喚精靈的啊?!」 紫藤並沒有回答,只是停下了腳步。 「妳狡猾啊!學召喚又不教我!」赤櫻還是死心不息的埋怨。 「靜一點!」紫藤難得的下重了語氣。 「什麼嘛...」赤櫻低聲的嘟嚷,但還是照紫藤的說話做。 一陣拍翼聲由遠方傳來,並逐漸的靠近。 「我們靠緊一點。」紫藤以耳語的聲量道:「來了!掩臉!」 一大群烏鴉衝了過來圍繞她們飛了一圈後停到附近的枝椏上發出叫聲,像示威,亦似嘲笑。 更大的拍翼聲傳來,紫藤輕蔑的哼了一聲:「這些才是老大。」 1﹑2﹑3... 一共有4隻烏鴉獸人。 呵,一招就可以打敗牠們了。紫藤心裡暗笑。 「嗚...這些是什麼來的啊...很噁心耶!」赤櫻厭惡的道。 「只是烏鴉獸人。」紫藤答:「用光就可以驅趕牠們了。閉上眼。」她輕快的以精靈語下命令,光球立即變大,並發出刺眼的強光,把整個地區的樹林都籠罩起來...... 剛要踏進聖巫師團學園大門的男孩迅速的回過頭,正好看見了光從東邊的森林中央透出,還有一大群慌忙逃走的烏鴉。他嘴角揚起興味的微笑,低吟了一句精靈語,然後優雅的轉過身踏入校門。 4- 待強光散去後,紫藤率先的睜開眼道:「可以了。」 赤櫻和泰姬雅妮娜亦相繼眼開眼。樹上的烏鴉早已逃去,而烏鴉獸人則掩著自己的雙眼,倒在地上。 「我們繼續走吧!」紫藤催促道。 「嗯!」泰姬雅妮娜應道,和赤櫻一起小心翼翼的繞過地上的烏鴉獸人。 當她們離去繼續前進時,紫藤聽到了。 風中傳來一句話:很期待見到你..... 經過十分鐘後,她們已經順利的走出法墨森林。 以大理石和花崗石建成的城堡,宏偉的屹立在連秀山脈的前面,周圍有著法墨森林作天然屏障,景色靈秀,絕對是學習魔法的好地方。 赤櫻一邊走,又開始發揮她埋怨的本領:「剛才幹嗎不告訴我那是幻之精靈作怪啊?!害我以為那是真的蟲,跑了那麼遠!還醜態百出了...」她哭喪著臉道。 「我早告訴妳了。」紫藤冷靜的回答。 「何時有啊?」 「就在妳自誇有多少男朋友時。」 「什...什麼?!我...那有自誇...」還在狡辯。 泰姬雅妮娜不禁噴笑出來,她臉紅的道:「不...不好意思。」 「不用介意,她的臉皮厚度足夠妳取笑她五天。」紫藤還是一臉正經的對泰姬雅妮娜說。 「喂喂...」赤櫻不禁有掐死自己妹妹的衝動。 「三位小姐,妳們是第二名來到的新生。歡迎來到聖巫師團學園。請到裡面休息一下。」一名中年女子走向她們,她指向一道房門,笑容可掬的道。 原來她們己在嘻鬧間走到學校大堂。 「謝謝。」她們禮貌的道謝。 推開大門,一個富麗典雅的交誼廳立即映入眼簾。交誼廳都有落地大玻璃製作為門窗,可以推開走到外面享受大自然。天花板以玻璃所製,呈圓頂。四周有著飄浮的點點白光,到了晚上,就會像點點星光,璀璨迷人。 交誼廳的設備完善,有著漂亮舒適的沙發﹑柔軟的地毯﹑精緻的茶几......令三位女生都立刻愛上了這裡。 紫藤感受到一股視線,她回過神來,發現一名美麗都不足以形容的男生坐在一角的沙發上。他有著燦金色的過耳短髮,他的眼眸是如天空般澄澈的藍。他,猶如天神般俊美,是世間少有的。 但紫藤一向對帥哥沒太大的感覺,她只是靜靜的等待對方開口。泰姬雅妮娜和一向愛帥哥的赤櫻就被男生驚人的美貌迷得呆住了。 「就是妳嗎?」他略為低沉的嗓音十分動聽。而且熟悉。 「是你吧。」紫藤不答,反而肯定的說。剛才的風之精靈... 男生輕笑。 紫藤不語。 「我叫堤爾.昔洛。」男生站起來,優雅的鞠躬,首先示好。 大人物呢。「閻紫藤。久仰大名,昔洛國的三王子殿下。」紫藤淡笑道。 堤爾的眼中又多了點賞識。 他轉過去跟泰姬雅妮娜打招呼:「妳好嗎,庭西小姐?」 「咦?您...知道我?」泰姬雅妮娜倒吃了一驚。 「數年前有一面之緣。」 「殿下的記憶力真好!」 不是好可以形容了,他跟本就是天才。清楚堤爾資料的紫藤心想。 「那這位是閻小姐的姊姊?」堤爾又轉向赤櫻發放無人能比的電力。 「嗯...我叫赤櫻。」赤櫻臉紅的道。 「不用太緊張,我不在昔洛國,可以不用敬語的。」堤爾友善的笑:「叫我的名字吧...」 突然,交誼廳的大門又被打開。 人還未走到,聲就已經傳到。 「那個王子殿下真是...」來人踏入來一看到堤爾就立刻噤聲。 「真是怎麼了?來魅。」堤爾笑得很燦爛。 「真是...真是...神速啊!」來魅.那夫陪笑道,冷汗暗流:「請殿下您不要笑得那麼燦爛吧,我會瞎的。」 「呵呵...怎可能呢!影,不要老被矮子擋在你前面啦,幸好你夠高,不然都看不見你了。」 刺中目標。來魅臉不禁抽搐。 後面的風逐影不願置評,不然之後有人會拿刀把他亂刀砍死。 噗一聲,赤櫻忍不住笑了出來。 「是誰?!」來魅正愁沒有出氣筒。 「對不起...」赤櫻的雙肩為了忍笑而抖顫。 「妳有沒有良心的啊?」來魅雖然喜歡美女,而赤櫻亦是美女,但氣在心頭,沒辦法,控制不了。 「我已經道歉了!」 「道歉就可以的啊?那誰來賠償我受傷的心靈!」 「喂,你不要橫蠻無理...」 「......」 兩人視無旁人的一直吵下去。 紫藤早已無視他們自己看書去。而堤爾倒高興有戲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